Female°我待你君临天下。

无悔无涯(齐无悔x风无涯)【完结版】

舟前野鹤:

  喝下去一口半温不温的酒,张张嘴舌尖上就冒白气,华山就是这鬼天气。
  齐无悔揩了揩酒葫芦嘴上沾的风雪,盖好了葫芦嘴揣回兜里,小年夜方过,再过几天就是华山最冷的日子,那时候大雪封山,外面进不去,里面出不来,要等到开春才好些。
  齐无悔倒不在乎在哪过年,江湖之大,天下为家,在哪过不是过?但是他总得想想风无涯,往年年三十,都是他们师兄弟俩一起过的。后来他被逐出华山,第一年他没回去,也不是不想看看师弟,可到了山下茶馆,他就不敢往上走了。
  他自己知道他在怕什么。
  第二年,他开窍了,他想,从山上无人处爬到鸣剑堂后窗,悄悄看看师弟过得怎么样,总行吧?他于是在半山腰上遇见了昏迷的风无涯。
  “大雪天的,你跑出来干什么!?”
  “师兄去年没有回来,今年也没有,我怕师兄出事。”
  从此他每年都偷偷回去,把风无涯从鸣剑堂给“偷”到龙渊,一起喝酒,无论遇上什么事,齐无悔都会赶在年三十以前回山上,带着他这一年在各处偶得的好酒与趣闻同风无涯一会。
  喝酒肯定是喝不痛快的,但他心里痛快。早些年,都是齐无悔喝得酩酊大醉,风无涯替他收拾残局,现在是风水轮流转,齐无悔要做那个克制肚里酒虫的人,等风无涯喝得差不多了,拿毡子把他裹严实,风里雪里送回去。
  醉酒容易误事,这辈子最后悔的事,齐无悔已经干过了,他不想再做出件更后悔的事来。
  齐无悔一路攀上山,他不走大道,他都挑那些险僻的小径上山。
  攀到鸣剑堂屋后,齐无悔敲了敲窗户,里头有人应答——
  “师兄回来了?屋里没有别人,你进来吧。”
  是风无涯。
  齐无悔笑了,一路来眉毛鼻子上沾的飞雪草叶就跟着扑簌往下掉,窗子一推就开,齐无悔长腿一迈,轻快利落地进屋。
  风无涯坐在轮椅上,微微仰着头,他看着齐无悔,眼里是有笑意的。
  “我在炉上温了酒,师兄一路上山辛苦,歇一歇,我去替你取来。”
  “你又做这些事,在那别动,我来我来!要我说,你身体不好,热壶酒的事,打发那些个师弟师妹去做就好,不然要他们做什么?你还是好好……”
  话未说完,风无涯将他打断:“师兄也以为我是个废人?”
  齐无悔嗓子被这句话噎着了,风无涯在炉前拨弄,只给他一个背影看。
  屋外雪声簌簌。
  “若师兄也当无涯是个废人,那无涯便真是个废人了。”风无涯将酒放在膝上,转过轮椅,取杯替齐无悔斟酒,他低垂眉目,幽黑的眼睫盖住幽黑的眼,“师兄,你明白吗?”
  明白……明白个屁。
  “屁,你是废人,那华山就只剩下一堆破铜烂铁了!”
  “既然如此,只是温一壶酒,我怎么做不得?”风无涯温润的嗓音略略拔高,他递酒,又将飘着雪的窗关严,“今年的冬天冷,我们就不去龙渊了。”
  “冷?今年明明是个暖……”齐无悔下意识接口。
  “师兄。”风无涯笑看他。
  ……暖冬。
  齐无悔咽下了这两个字,师弟说冷就冷吧,对着风无涯那双似笑非笑的眼,他反驳不动。
  在这就在这吧,大过年的,鸣剑堂其他人想必都在外边疯,也没人来,风无涯身体愈显不虞,龙渊那地方,又冷,湿气又重,能不去外边受冻也好。
  “既然今天我们在鸣剑堂饮酒,师兄也不必再为我费心,就多饮两杯吧。”风无涯的目光促着齐无悔喝完一杯,他接着又添上一杯,“师兄也与我聊聊外面的趣事。”
  烛光打着脸,又喝了酒,齐无悔脑子里晕乎乎的,他不晓得风无涯今天给他的是什么酒,劲头像比以往足,他大笑:“好酒好酒,师弟也喝!”
  风无涯只是把杯口略沾了沾唇,微笑示意而已。
  齐无悔晃晃脑袋,心里快活起来,絮絮叨叨地与风无涯谈起江湖上的快闻逸事,他只拣有趣的讲,风无涯听着,三不五时也插句话,雪声静静的,蜡烛在无声里烧了一半走,风无涯温的那壶酒也见底了。
  “师兄。”
  风无涯的声音很轻,比似叶片坠地,砸在齐无悔身上,他立刻不说话了。
  “师弟?”齐无悔醉醺醺的,风无涯在他眼里晃成了三个。
  “师兄在外面,过得如何?”风无涯问道。
  “能、能如何?哈哈哈,不过是吃喝玩乐,问问人,买买东西——”齐无悔答他,有些醉意。
  “是么?”风无涯把手探进齐无悔微松的袖口,指腹便触及糙砺疤痕。
  屋里的暖炉火星飞溅。
  风无涯不言,齐无悔醉沉了。
  酒劲上来是会觉得热的,齐无悔拽了拽领子,风无涯却直接替他脱了衣裳,平心而言,风无涯站不起来,齐无悔坐在他边上,这样做是有些困难的,他得几乎整个人都伏在齐无悔身上。
  衣物遮蔽得越少,风无涯指尖便颤得越凶。
  他见他肩背,腰腹,斑斑驳驳,层层叠叠,新伤叠着旧迹,亦不乏极凶极险的。
  “师兄每年回来总说,这几年外头江湖平和得很,剑都拔不了几回,当我是傻子吗?
  “我在华山,最担忧师兄的安危,我总梦见,你死在外头,我却连去哪里收殓你的尸骨都不知。
  “我的腿既然已经如此,又何必再搭上一个你!你——”
  风无涯喉头哽着,他闭了眼,那滴泪于是没有淌出来。
  “齐无悔,你的无回剑已伤我一回,你何不、你何不回来?”
  齐无悔的酒未醒。
  他知道有人在他身上,有人拽着他衣服,他眯着眼看清了这人的脸,心里有什么沉甸甸难受极了,却又有什么荡悠悠像要膨胀飞起。
  齐无悔只领会了后者。
  他的手掌落在风无涯的后腰处。
  “师兄——你——!”
  ……
  拉灯。
  ……
  一夜。
  ……
  齐无悔醒来,发现自己做下了此生第二悔的事。
  喝酒误事,果然喝酒误事!
  无悔,无悔——他把这名字活成了一个笑话!
  风无涯睡在他身边,沉沉未醒,一身情欲痕迹,半点遮掩不住。
  齐无悔,你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轩窗一开,顾不得穿戴整齐,齐无悔拽着衣服夺窗而逃。
  师弟,待师兄找到了给你治腿的法子,再回来以死谢罪!
  
  
  
  
  “少侠,行走江湖,若遇见齐师兄,劳烦替我告诉他,那晚的事,无涯是自愿的。”


END
  


嘿嘿嘿嘿嘿嘿——齐师兄说敢让人看见风师兄脱了衣服的样子就弄死我,对不住啊对不住。

我有个危险的想法

因为我抽不到钥匙,我想去偷李泽言裤裆里的了

[恋与制作人][李泽言x你]李泽言被甩的这七天。

拒霜:

和你分手的这七天。
没想到吧,我入了恋与的坑!!
男人都是吃钱的怪物(哭着说)
想嫖老李已经很久了。
也不知道写了个什么,反正李泽言和ooc都属于我,啵儿。








Day 1
“我回来了。”
看到空荡荡的房间李泽言一愣,才想起昨天你们分了手。
昨天的你眼眶发红却仍旧紧咬下唇不肯示弱,当着他的面收拾好自己所有的东西。
最后你说:“李泽言,我已经受不了你了。”
你走的时候他也没有挽留。
好烦。
……要不到楼下的小商店买包烟学一下别人抽烟解愁?
算了,他想,你说过不太喜欢烟味。


Day 2
李泽言决定收拾一下房间。
在以前会装满你化妆品的梳妆台翻到了两支口红。
李泽言对这两支口红印象很深,因为那时你缠着他的手臂问过他,这两个色号哪一个更适合自己。
李泽言摸着下巴思考良久吐出一句:“这不是一个颜色么。”
你当场炸毛:“你能不能认真点看!!!这两个颜色明明区别很大好吗??这个颜色很明显就比这个颜色更深一点啊balabala”
被说得头昏脑胀的李泽言赶紧拿出了自己的卡。
李泽言:“别说了,两支都买。”
……结果这两支口红你一支都没带走。
啧,丢三落四,怎么不把脑子落这儿。
犹豫很久,他还是把它们放回了原来的地方。


Day 3
今天华锐公司因为李泽言个人的错误判断在一个投资项目上出现巨大漏洞,损失了一大笔资金并且惹了一堆破事。
一天下来收拾烂摊子收拾得焦头烂额的李总回到家领带都懒得解,直接一头栽进沙发睡了过去。


没想到梦里也不得舒坦。
他梦到大雪纷飞一片白茫,他衣着单薄,在寒风中发抖。
看见不远处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他一怔,身体抢先意识地喊出了你的名字。
你回头,面无表情看他。
说些什么。
李泽言,快说些什么。
告诉她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告诉她自己不想分手,告诉她我知道错了,可不可以不要走——
李泽言,快说些什么。
话语还梗在他的喉间,便听到你用毫无感情的语调开了口。
你的眼神冰冷甚过这漫天风雪,一眼便直刺到他胸膛最深处的柔软。
你说:“李泽言,没钱别养我了。”
李泽言:“……Wait???????”
李泽言当即惊醒,马上下了沙发打开笔记本电脑继续今天没做完的项目。


Day 4
李泽言发烧了。
原因是昨天睡觉没盖好被子着了凉。
于是难得休息的李泽言躺在床上,居然在刷微博。
……其实是在视奸你的微博主页。
清晨,看见你发微博:“逛公园的时候看见的,要是我也能像这样把不开心全都埋掉就好了。”
配图是一只看起来特别可爱的白色猫咪在树下认真埋屎。
五分钟后李泽言也发一条微博:“不成熟,不要总想着逃避。”
中午,你po了几张自己漂亮的自拍和今天丰盛的午餐。
五分钟后李泽言又跟一条。
李泽言:“吃太多会胖。”
深夜,你发了一条安利某电视剧的微博,疯狂赞美女主的盛世美颜。
李泽言随即转发某大V博文,内容大约是熬夜的一百个坏处。
最后你终于忍无可忍发博怒怼李泽言:“有些人能不能不要那么多管闲事,今天很闲吗??项目做完了吗就刷微博???”
李泽言终于消停了。


Day 5
李泽言找来魏谦。
李泽言:“我的微博帐号被别人拉入黑名单了,但是我还想评论她。”
李泽言:“所以我觉得你可以去和新浪那边申请一下虽然我的帐号被拉黑但是还是能评论的特权,你觉得呢?”
魏谦:……???????
魏谦控制不住:“总裁你是不是有疒……”
接触到李泽言的目光魏谦瞬间改口:“总裁你是不是有点太客气了,有什么事不用问我意见,直接叫我去做就行。”
李泽言:“我没问你意见,你可以理解为委婉地通知你一下。”
魏谦:“……”


魏谦心力交瘁:“申请这个东西应该需要点时间,要不总裁您先凑合着用我的号?”
李泽言沉默了很久,叹了口气之后看起来非常不情愿地点了头。
于是李泽言用魏谦的号再次潜去了你的微博主页。
今天中午你居然发了一条和男性朋友出去玩的微博,还配了几张你们两人的自拍。
李泽言差点没气到呕吐。
不行,要冷静。
李泽言深呼吸,疯狂催眠自己。
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
没什么可生气的,我长得帅还有钱,我不生气。
我是华锐的总裁,我要保持优雅。
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
……。
第56次心理暗示还没有显效之后李泽言终于忍不住了。
去你妈的冷静老子要气死了!!!!
点开评论准备爆发的时候却看见有人比李泽言更早的评论了一句。
“是男朋友吗?”
你回复了一大串哈哈哈哈哈解释道:“这是我老家那边的表弟啊,第一次来这边,带他出去玩。”
李泽言:“……”
李泽言瞬间消气,默默地给这条微博点了个赞。


Day 6
忽然意识到你们分手快一周了。
李泽言起床的时候还是改不了下意识往身边搂的习惯,又一次搂了个空。
做早餐的时候总是想要从冰箱里拿出双人份的材料,准备出门的时候总是想等一会,因为以前那个人总是说要和自己一起去上班。
上班的时候找不到自己常用的那支钢笔,桌上到处找了一遍都没找到,抽开抽屉只看到了一管烫伤用的药膏,下边压了一张爱心形状的便签。
李泽言一愣。
——“大傻子又被烫到了啊???自己注意点行不行???”
是你的字迹。
以前他碰翻过一杯滚烫的咖啡,办公室里却没有烫伤的药。
记得你那个时候心疼得差点哭了,事后就买了药膏塞到了他办公室的各个地方。
过了这么久,这些药膏李泽言从来没用到过第二次,大部分都是借给了不小心被烫伤的下属,小部分是弄丢不见了。
现在整个办公室就这一管还在这儿躺着,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李泽言突然发现自己真的很想你。
找不到的那一支钢笔用了很久,早就出了一些大大小小的毛病,但是李泽言一直舍不得换。


舍不得换的原因是什么?
“生日快乐!这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
“这支钢笔是我亲自给你挑的,我挑了很久的,你一定要喜欢!”
……。
他还记得你把这支钢笔送给他的时候脸上挂着的是怎样明艳的笑容。
李泽言真的很想你。


Day 7
分手的第七天,李泽言终于意识到自己不能再这么怂了。
喜欢就要追啊!!!舍不得就说啊!!!什么都闷着谁知道你什么意思啊!!!
洗脸时李泽言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脸颊。
就决定是今天了!!!马上打电话给她!!!
男子汉大丈夫,打个电话怎么了???给自己喜欢的女人服个软怎么了???李泽言二十八岁就是华锐总裁,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难道还怕打这一通电话???


听到你的声音的时候李泽言还是懵了。
什么情况。
为什么你真的接了。
为什么接得这么快???
等会,刚才想好要说什么来着??
李泽言现在才知道原来商场的风浪根本就不及你一通电话万分之一的威力,华锐年轻有为的李总还是怕了。
你接电话之后一句话都没说。
李泽言开口:“你没拉黑我号码?”
……这说的是个什么!!!!!
李泽言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你:“……那我现在就拉黑。”
李泽言:“别!!!!!”
我操,这一句喊得也太丢脸了吧。
你冷笑一声:“李总找我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免得浪费李总时间。”
李泽言好不容易顺了气,又被你阴阳怪气的这一句哽到了。
怎么办,说些什么。
是不是还在生自己的气。
“我很想你”这句话为什么就是说不出口。
“我错了”……?这一句也说不出来。
快说话,李泽言。
告诉她自己有多想她有这么难吗。
……其实真的很难。
可是李泽言真的很想你。
想要在清晨的时候给你做早餐,想要和你一起出门上班,想要开车接你回家,想要和你一起吃午饭,想要两个人一起去买晚餐的食材,想要抱着你入眠。
怎么办。
李泽言这辈子都没想过自己居然会因为一个人变得这样懦弱。
这时你突然出声:“如果没有事情的话我就挂了。”
李泽言急忙接上:“你先别挂,我这次找你是想说——”
想说,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你想我吗?
你想过我吗?
你还喜欢我吗?
……。


也许,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吗?










最后他说。
“你两支口红落我这儿了,我明天拿去给你?”

和李先生的几件小事

一笔江天:

 ·前言·


 


在一切开始之前,感谢命运,让我遇到李先生。


 


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他。


 


·加班·


 


我在李先生的公司工作,换句话说,就是我给他打工,他是我的老板。


 


李先生是个很自律的人,公司里上上下下早已被他打磨并且感染得如出一辙,做起事来永远把效率放在第一位。就连楼梯里的保洁阿姨和到我们公司送外卖的小哥都比隔壁栋的要年轻有活力许多。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三十分,楼下总是卖烤红薯的大爷大概也早就收摊回家了。然而办公室里仍然灯火通明,全世界都知道肉体凡胎的精力有限,只有加班狗不知道。


 


很不幸,我就是那些被金钱蒙蔽了双眼的万千加班狗里面的一员。


 


白花花的文件顺次延开,仿佛永远看不到尽头。我一手撑着快碰到桌面的额头,晕晕乎乎地想我的同事们是如何保持坚挺的,一个不留神,手滑了一下,头与桌子相撞,在安静的办公室里发出了响亮的一声“咚”。


 


我没敢立即把头抬起来,这真是太丢人了,就好像一个班的尖子生都在冲刺高考,结果你却在课上因为写作业太累睡着了。


 


十秒钟之后,我听见有人敲了敲我的桌子。


 


我把头从桌上拔起来,便看到了一脸难以置信看着我的李先生。


 


我的脸烫的可以煎鸡蛋了。


 


在一众好奇的目光下,他冷冷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里,我随手带上门,像个小学生一样站在门口。


 


他一双好看的眉头皱着:“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对啊!忏悔态度最重要!


 


我想我明白了他的意思!


 


“对不起李总!我真不是故意偷懒的!”


 


说完,我努力用最真诚的眼神看着他,却发现他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你叫我….算了,坐那里。”他指了指房间角落的单人沙发。


 


“啊,好,好的。”我依言乖乖走过去坐下,同时用我生了锈的脑子推测,他接下来无非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从词库里随机组合来一段思想教育,第二种是再次给我科普养生知识,上次在家里讲到哪来着?喝茶究竟该不该泡枸杞,还是熬夜和脱发的正相关关系……


 


下一秒,我所有的胡思乱想都没有了。


 


一条毯子落在了我身上。


 


·游戏·


 


正值元旦放假三天,我和李先生像大多数一样,开始了愉快的家里蹲生活。


 


不过这次好像不大一样了。


 


我趴在沙发上,只穿了睡衣睡裤,懒得梳头,戴着耳机和闺蜜一惊一乍:“你别爬了,那有人!”


 


“哈哈哈天哪那个车炸了,我第一次看见车炸了!”


 


“我死了啊啊啊快过来救我!”


 


“行吧……又是第二。”


 


趁着一局结束的间隙,我翻了个身,把姿势变成平躺,舒服地伸了个懒腰,搂过头顶的抱枕回头一看,看到的是端着一盘兔子形状苹果,站在卧室门口不知看了我多久的李先生。


 


我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有,有事吗亲?”


 


他走过来把苹果放在茶几上:“你在干什么?”


 


二十分钟后,吃鸡的队伍里多出了一个固定位置的1级小号。


 


他离我不到一指的位置,同样穿的是居家睡衣,我甚至能感受到他身上的热度。我的脸有点红,不敢像先前那样放飞自我,只偶尔开麦和闺蜜在必要时交流一两句。


 


偏偏闺蜜不肯放过我:“哎你怎么不吱哇乱叫了?”


 


“哎这个队伍里的言出必行是谁啊?喂?这位大兄弟能听见我说话吗?”


 


我简直想先端着手里的枪把她爆了头:“好了好了……”


 


闺蜜却不依不饶:“那我还不知道呢这到底是谁啊你不好奇吗?兄弟这么高冷?”


 


李先生的声音从身边和耳机里同时响起。


 


“她老公。”


 


·新年·


 


鉴于李先生未说出口但明显的坚持,我们两个还是在跨年夜打开电视看晚会。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李先生轻轻拍醒了。


 


还没等我醒过盹来,他低沉的声音便放了一个重磅炸弹。


 


“别睡了。马上开始倒计时,因为你刚刚在睡觉,我把时间暂停了,不要担心。”


 


“什么???”


 


我下意识一把抱住他的胳膊,睁大眼睛看着他:“因为我在睡觉你把时间暂停了所以全世界都没过年??”


 


他慢慢扭过头去,用手捂住了嘴,眼神晦暗不明。


 


我知道他在忍笑,这才反应过来:“啊啊李泽言你白痴!幼稚!”


 


听到这话,他立马被呛了一下。


 


我也憋不住噗一声笑了。


 


就在这几句话的间隙,电视里的主持人已经开始倒数。


 


“5”


 


“4”


 


“3”


 


“2”


 


“1”


 


“——新年快乐”


 


与此同时,窗外精准无比的放起了绚目的烟花,而我因为好奇地想要挪得离窗户近一点,不小心碰到了墙上的灯光开关,屋内最大的光源一下子消失了。


 


我立刻扭头,望进了一双漆黑深邃,又再熟悉不过的眼眸。


 


那里面有着五光十色的烟火。


 


还有我。


 



-R向 周棋洛×我 |背阳之处

白茶籽儿:



-自行车。小狼狗即是正义。被初雪印记的进化卡面击中胸口。好希望肝完能抽到他啊。
-想看到他埋藏的一面?本着这样的心情做了尝试。
-有喜欢的梗想看的可以在评论告诉我呀。最近很想天天超速,可是没有汽油,唔。
-李泽言和许墨的车估计…要等我推完第十章。他们的性格有点难掌握(其实是卡少得可怜.jpg
-bgm: Talking body-Tove Lo 希望你们喜欢。


双人自行车


叶锦鲤保佑考试考试考试……😭

CHU薇:

【锦鲤叶】2P是线稿~
也可以叫欧皇叶?


修仙修到神志不清,只有叶修能拯救我

唔…想做成爱不释手的欧气特典


第一次也最后一次打这个标签。

刚刚看到:
鹿晗他在约吧说不会让女朋友哭原来是真的 他把关晓彤保护的这么好 让另一个女孩子被全网攻击  他用迪丽热巴保护了关晓彤
当全世界都在说迪丽热巴倒贴的时候
他在谈恋爱
真的很想哭 你干嘛利用她 这个姑娘才二十出头

“我嗑了这么久的糖,全是小姐姐的血啊。”

潜规则(王叶小甜饼)

折戟:

http://weibo.com/u/5894704886/home?is_pic=1#_0


麻烦你们了。吞吞吞,吞我两次了。就这点破东西,我还没开车呢,有啥好吞的?人家难得觉得这是我写的比较好的了,你还吞。扎心了,老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