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male°我待你君临天下。

《江苏高考》李达康中心系列,all李

东方既白:

大概是流水账一样的东西,以证明我是个说到做到的人。


有赵立春,高育良,沙瑞金出场。可能更多。


都是车,不开车。


第一篇,赵立春X李达康,轿车


第二篇,高育良X李达康,轻轨


第三篇,沙瑞金X李达康,自行车(还没写)


————————————————


车来车往,见证着时代的发展,承载了时代的真情;车来车往,折射出观念的变迁,蕴含着人生的哲理。


1.板车


李达康从青葱少年到如今将至天命的这四十来年,是全中国变化最快的四十年。


他记得小时候,家里连辆自行车都没有。有的只是板车,依靠人力拉的板车。一块板,两个轮子,前面一个弓腰低头使劲的人。一步步往前挪,激起地上成片的黄土灰尘。


他很小的时候,会躺在板车上,旁边放满了稻子或者红薯或者油菜花,带着泥土的味道,前面有父亲拉着板车。父亲和他现在一样瘦,瘦的肩胛骨都突出来,但车子拉的很稳,一直埋头向前,到家了,把他和作物一起搬下来。


他能想起每一个细节,唯独记不起父亲的脸。因为他总是在前面,低着头。


后来父亲去世了,他走到了板车前面,用稚嫩的肩膀一遍遍走在村庄的路上,一边念着“安得广厦千万间”“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一边供着自己上了大学。


拉板车的时候,你看不见别人,只能一个人往前走。不能停,停下来会累的直不起腰,会走不下去。


我从来都是一个人往前走,习惯了。


几十年后他看见自己少年时倔强的影子,更加倔强的想着。


2.轿车(赵立春)


大学即将毕业的那个春夏之交,他被赵立春选中,带到京州当秘书。


那是他第一次乘小轿车。


20岁出头的小伙子,已经半旧却干净的白衬衫蓝色涤纶裤,软软的头发搭在前额,背着军用书包,胸前别着一支旧钢笔。清爽而美好。像是那个闷热已久的夏日突然而至的一场带着青草香味的雨。


却晕了车。


难受的昏昏沉沉还是小声扯着赵立春的袖子要到车外面吐,拿给他呕吐袋还是忍着,一向说一不二的赵省长第一次就没拧过他,坐在车里看着吐完回来的人脸色苍白,耳朵却红了,满脸的窘迫,


“要不然我走过去吧。”


“说什么傻话。”赵立春被他逗笑了,


“多坐几次就习惯了,我一开始也晕,来过来,我把窗户打开,喝点水,马上就到了。”


他拽着少年细瘦的胳膊把他拉到自己身边,力度适中地揉按着他的手心减轻晕车反应。


清凉的风灌进来,李达康渐渐睡了过去,他不知道自己无意识地把头放在了赵立春的肩膀上。


这是第一次,后来当然就习惯了。


身为秘书,在车上看文件几乎是基本功,虽然不舒服,但能坚持。


可是赵立春不让,他总是霸道的拿过文件放到自己手里,李达康急了说您这是干涉我工作,赵立春倒是笑了说你的工作不就是我吗,于是他的小秘书气呼呼的送给了他一个后脑勺。


倒是长好了些,肩膀宽阔了,乌黑的发顶依旧柔软。还要再喂的壮实一点啊。


“有我呢。”他拍拍他的肩膀哄他。


彼时初出茅庐的小秘书带着这句话一路升到大秘。那是他最无忧无虑的时光,带着赵立春对他显而易见的偏爱和维护飞快的成长。


但是终有一日他离开了赵立春的羽翼,主动还是被迫已不重要,他第一次在车里工作,路况很差,他强撑了一路,到了目的地还是吐得直不起身,眼冒金星。他吐得眼睛都红了,修建圆润的指甲用力的扎进掌心,用刺痛来保持清明。他直起身,往前走。


后来他就习惯了,习惯了不管车速路况怎么样,都能如履平地的办公。


终究还是都变了。他变得不晕车了,而赵立春变得陌生了。曾经那些带着小秘书翻山越岭许下的诺言和雄心壮志,终究在现实的摩挲中变了味道。


从吕州到林城的路上,李达康久违的又和赵立春坐在一辆车里,他说了不用,但已是省委书记的赵立春坚持要送他。大概他想送的是过去那个乖巧的秘书,也一并送走当年的偏爱和维护。


李达康偏着头,一言不发。眼前一阵阵出现的都是月牙湖。


赵立春看着他,33岁,正是男人最好看的年纪,褪去少年稚气,锋芒毕露锐气十足。棱角分明的侧脸苍白清隽。


还是放出去的早了些,没有养结实。赵立春遗憾的想。又想起自己那个养的太结实壮的什么一样的秘书刘新建,还是安慰自己这样也好,好看。


“达康......”


“我有些晕车,您别跟我说话。”李达康闭上了眼睛,把头靠在冰凉的车窗上。他心里有火气,也有寒意。心有千千结,真是煎熬。


算来,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在一辆车上,从此后,一个就算有心拉拢, 一个也是能避则避。但赵立春还是软了心,让林城书记一路又凯歌高奏回到了京州,直接入了省委常委。


他亲手教出来的孩子,还是想看他意气风发,当年看他激扬文字,如今看他指点江山。




3.轻轨,高育良X李达康


李达康第一次坐轻轨是和高育良一起,在美国。


那是怎样一个国家啊。在某一方面它配得上梦想国度的称号。繁荣,喜悦,自信,张扬。


当年邓公第一次正式访美,去的每一个地方回来都说,回去我们也要弄成和他们一样。


可是中国太难了,世界最多的人口,复杂的地理条件,多民族,历史遗留问题,和浪费的那30年。


纽约的地下交通和地上一样,李达康想,打穿地下,就多了一倍的面积来发展。高育良说你别想了,我们地上的路都没修好呢,多少地方还是泥路你知道吗。


李达康说我知道,我就是从泥路走上来的,但总要发展啊,越快越好。


高育良推推眼镜,还是要求稳啊,社会安定了才多少年啊达康,不能冒进。


李达康头顶的毛一翘就想和他争论个不死不休,高育良一看,赶紧说投降休战,然后请达康同志顺路去把饭做了。


没几个菜,没钱,也找不到大部分中国菜需要的原料。一个西红柿炒蛋,一个干煸四季豆,外加两根烤香肠。李达康做菜不好吃,但能吃。这就够了,高育良也不敢挑,因为他不会。君子远庖厨,在外就是饿死的命。


还好他有李达康,暂时还饿不死。


那真是很美好的年华。两个人风华正茂,带着一肚子理想和追求,读的都是经史子集,心中装的都是家国天下。


聊天,学习,谈未来。他们共同的未来,这个国家的未来。


他们坐着轻轨满城市的逛,转悠,李达康什么都爱问两句,高育良一般就是在旁边听。回去后将所见所思写下来,两个人都有一支好笔头,不过李达康嫌高育良啰嗦,高育良嫌李达康太直接,最终还是各写各的,时不时凑过去嫌弃对方。


李达康想,为什么人不能停留在一个时间段呢。那个表面儒雅仙风道骨,实际腹黑爱耍人内心有一个活泼小人的高育良,怎么就成了后来吕州的高育良呢。


知道他要去吕州当市长,知道要跟高育良搭班子的时候,李达康很兴奋。大概高育良也如是。当年在异乡抵足而眠同甘共苦的同志终于要在一起实现梦想了。


可是李达康来的第一天就拿着一堆图纸要开通轻轨线,一个礼拜之后就推翻了他之前所有的城市建设。高育良知道李达康是个急性子,没想到就急成了这个样子。


他们吵了一架,李达康骂他保守,说现在是打天下的时候不是守天下的时候,老百姓的衣食住行中国的繁荣复兴就是一场战争,越早开始才能越早结束。


笑话。高育良失笑。我当然知道。可我怎么敢。他不敢拿权力去赌,不敢承担失败的后果。


说到底还是自私了些。我比不上李达康。他自己知道。那个人光风霁月一心无私,他纵然为人师表到底还是入了俗套。


李达康知道高育良的毛病,也知道自己的毛病,他只是没想到,高育良会拿月牙湖换自己调离。


是我看错了。他留给高育良这句话,也算彻底断送了当年美国的那段同袍之谊。


他去市委拿东西的时候,高育良跟在他旁边,


“达康,过刚易折,情深不寿,你该知道的。”


“那您倒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了。”李达康回头看着他微微笑了一下,


“我家世代都不长寿,就不劳您费心了。”


到任不过半年的最年轻市长抱着自己的一箱规划图挺直了腰杆往前走。


高育良是羡慕李达康的,他在林城酣畅淋漓地建设,千亩玫瑰园惊艳了全省。当真是惊艳才绝。


他后来谈到吕州之事,总说这是一辈子最后悔的事,想起来梅花不是落满了南山只怕连树都要倒了,那是他 人生的转折点。甚至过于高小凤的事。


他失去了坚守,失去了李达康。


但是李达康还在往前走,一个人往前走。


京州处处都有轻轨线。汉东处处都爱林城玫瑰。




4.自行车   沙瑞金X李达康


暂无。好累。我要看文。


后续再写吧。





评论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