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male°我待你君临天下。

[王叶]超速(R18)〈旧文补档〉

三极:

补档3
是篇点文。但我不敢乱打扰当初那位点文的gn,一是过了很久的文了,二是半路脱逃又灰溜溜跑回来真是太丢脸了……





[王叶]超速




K市市中心最繁华的十字路口,叶修抱着千机伞,与宋奇英对峙,试图用言语感化面前这个拎着扫把的交通监察员,


“你不能收我伞。”
“你知道我是谁么?”
“你们老大韩文清见了我都得叫我一声三伯伯然后扑通跪下。”
“所以你怎么能收我伞?”
“快放开。”


宋奇英面无表情。


五月上午已经有些炽烈的日光照在他年轻的脸上。这张脸满是汗水,被熏染出一种刚毅不屈的凌厉弧度。他一手抓着千机伞,另一只手放下扫把捏起了封字诀,眼神和表情一样凌厉,


“我不管你是谁。”
“你超速了。”
“根据去年十月刚刚颁布的第十套交通法第三卷第十七条,在市区使用空中交通工具,速度最大不能超过四百里每小时。违者没收交通工具并处罚款。要是反抗,就是妨碍公务,罪加一等。”
“请你松手。”


叶修把伞柄往后扯了扯,


“这不对。新交通法本身就有问题。”
“四百里,这个速度,不叫御剑,叫御蜗牛。我还不如跟凡人一起挤公交车。”


“四百里对一般的魔法师来说已经是很高的速度了。”


“那修真者呢?”
“你们制定法规不能只按魔法师的标准来定。”


“修真者大多也开始骑扫把了。”
“简单,安全,易学,上手快。”
“既然魔法的生活实用化更高,自然要按它的标准来制定法规。”


“可是道法强啊。”
“胜者为王懂不懂。你们的第一魔法师,王杰希,当年一柄笤帚扫遍全联盟,还不是被我……的偶像斗神叶秋一杆却邪打得满头是包……”
“……喂,你听没听我说话?你看哪儿呢?”


宋奇英正在向他身后行礼,


“王队,早。”


叶修顺着他视线回头,看见王杰希站在路边,脑袋上宽大的巫师帽被扯得有点歪。他身边停着一辆公交车,正在起飞,带动的气流鼓起了他的袍子,发出猎猎的声响,硬是将一场车站偶遇日常衬得像两军对阵沙场。等公交车咻一声飞走了,王杰希才走过来,抬起他破坏气氛的大小眼,对宋奇英点点头,


“早。”


然后看向叶修,


“你在干什么?”


闻言,叶修也不管伞了,踩着拖鞋啪嗒两步跑过去,把王杰希袍子一扯,跟找到靠山似的,指着宋奇英,气焰非常嚣张,


“快,大眼儿,管管这小子。”
“我就超了个速而已,什么大不了,又不会撞到人。”
“他居然就要收我伞!”


这会儿值班的要是换了别人,比如霸图本队的白言飞和虚空的李迅,听见这熟稔的语气和胆大包天的称呼,肯定就竖起耳朵开始猜测这两人的关系和叶修的身份了,然后不管猜没猜出来,五分钟内咋咋呼呼把这个八卦传得全联盟都晓得,为众人提供茶余饭后的谈资和话题。


但很可惜,现在站在这里的是宋奇英。


也只有宋奇英。


这是个在本职工作完成之前眼中放不下任何其他东西的不像年轻人的年轻人。在叶修抓着王杰希袍子妄图狗仗人……不是,狐假虎威的时候,他已经飞快的打开乾坤袋把千机伞丢了进去。


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然后冲着叶修,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字,


“呵。”


叶修差点懵了。


他纵横联盟这么多年,向来只有嘲讽别人的份,何曾被别人这样嘲讽过。而且对手还是个小辈。而且他用的还是自己最擅长的那一招。


真是梅林能忍三清都不能忍。


他撸起袖子,决定挽回自己的尊严。


王杰希揉揉额头,把他抓回来,


“不能袭警。”


叶修还在挣扎着要给小辈一点颜色看看,王杰希就扣住他的手,让他转了个身,不动声色把他脸往怀里按了按,对宋奇英道,


“他超了多少?”


“不知道。”
“刚刮过去,计数石就爆掉了。”


“……怎么罚?”


“交通工具没收三天。”
“一次强制性道路安全教育。”
“以及罚款三百灵石。”


叶修贴着王杰希胸膛抽起了嘴角,


“三百灵石……”
“你们霸图怎么不去抢呢。”


宋奇英一身正气,


“依法执法而已。”
“要是没灵石,可以付荣耀币,按这个月汇率,正好五万一千元。再不然魔法晶币我们也收,共一千六百二十枚。”
“现金,转账,刷卡,都行。”


叶修被这完备的措施搞的有点愣,


“……但这又怎么样呢?”
“反正我没钱。”
“找老韩来,我要见老韩。”


“队长公务繁忙,是你能随便见的吗?”


“怎么就不能见。”
“我为联盟立过功,我为荣耀流过血。”
“见你区区一个霸图队长有什么不能见。”
“快,叫他来。”


已经完全变成了胡搅蛮缠。


斗神叶秋为了三百灵石跟个后辈在马路上吵起来还闹着要见韩文清。


说出去能让整个联盟指着笑三年。


王杰希再次疲惫的揉了揉额头,低头问叶修,


“你真没钱?”
“三百灵石都付不起?”


叶修袖子一甩,


“我真没钱。”
“兴欣穷成什么样儿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


他这一甩把袖子里的东西甩了出来,骨碌骨碌滚了一地。


王杰希定睛一看,是缩小后缠在一块儿的白狼银毫,粗略一数大概有三十多根。


叶修,“……”


王杰希,“……没钱?”


叶修一个归字诀把白狼毫藏起来,面色镇定,


“没钱。”


宋奇英开始催,


“有钱就快交。”


叶修耍赖,


“说了没钱。”
“就是没钱。”
“王大眼儿你这什么眼神?”
“白狼毫你没看过吗?你们微草仓库里都快堆烂了。”
“你才是真有钱。”


说着,他福至心灵,突然抬头直勾勾盯向王杰希。


王杰希也正在看他,两厢这么一对上,反而是王杰希被吓了一跳。因为叶修睁着一双眼睛看了他半天,突然笑了起来。


是那种甜度可比霍格沃茨南瓜汁的笑容,


“大眼儿~“


一股酥麻感从尾椎骨升上来,王杰希强作镇定,


“做什么。”


“你有钱呗~”


“还好。”


“那你来帮我付呗~”


“凭什么。”


王杰希现在是真的镇定。


床都上过,对方张开两腿渴求的样子都看过了,一声口不对心别有目的的撒娇而已——虽然确实从没见过这人撒娇——有什么好稀奇。


他也起了坏心,袍子下面的手在叶修屁股上掐了一下,重复,


“凭什么。”


叶修张着嘴,有点愣。不知道是因为王杰希那一掐还是因为这两句凭什么。他跟王杰希床确实是上过了,但关系……炮友?


炮友可没义务帮你付罚款。


王杰希就看着他在那儿纠结。难得看到这个人纠结,按理他应该开心,但实话说,他开心不起来,甚至还有点心酸。


对方果然没有过确立关系的打算。


他刚心疼的想把拆开的台给这人搭回去,就看这人又笑了。


坏笑,


“凭你是我爸爸。”
“爸爸给儿子付钱天经地义。”
“爸~爸~”


这一声比刚刚甜腻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付钱~”


暴击。


王杰希吭在那儿,半响,一双大小眼诚挚的看向宋奇英,


“我付。”






直到走进K市交通局大门,王杰希被清空的血量才刚刚缓过来。不过叶修也没好哪儿去。他被他自己恶心得不轻。唯一没受影响的是送他们过来的宋奇英,这年轻人走在他俩前头带路,手里拿着个手机,在聊QQ。


长河落日 10:23:13
·一个八卦
·王杰希 和 叶秋 可能是一对儿
·[图片:黑袍魔法师搂着一个广袖男人的腰.jpg ]


异常淡定放了个炸弹,宋奇英也没管后头一溜子“草草草联盟药丸,靠靠靠你咋知道这是叶秋,哈哈哈王叶终有糖,嗷嗷嗷奇英弟弟求更多”的回复,把手机丢进戒指,走进魔法阵,开启了仿位面盒子,


“一起吧,正好一块儿的。”


王杰希深深看了宋奇英一眼。


宋奇英淡定对视,


“走吧,不要再超速了。”




扫把普雷





位面盒子外,宋奇英对着监视器发呆。


屏幕早就黑掉了,他亲手关掉的,但是那画面还在他脑子里。


这个外表严肃正经的年轻人确实是想做一次好助攻,但他并没有想到,联盟最大的两尊神,就这么在里头脱了裤子搞起来了。


我手怎么这么贱呢。


我为什么要开监视器呢。


他们在里头呆的时间是比旁人多了一点,但这又怎么样呢?大魔术师和斗神在一块,难道还能遇到什么问题不成?


他恍惚着打开了闪个不停的QQ。


开始敲字。



长河落日 12:10:09
·我修正我的说法。
·王杰希 和 叶秋 确实是一对儿。
·没图。
·你们爱信不信。




END

评论

热度(533)

  1. 魏琛小娇妻一叶障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