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male°我待你君临天下。

<无限甜腻>

42:

◆黄叶。少年,生日快乐。


 


◆甜。甜腻架空小短篇。


 


◆每个时空都和你在一起。


 


 


 


【一】男模上位史


 


习惯性八卦v:你圈又发糖了[图片][doge]@黄叶一生推


 


【秋葵蛋糕】:首杀!


 


【秋葵面包】:啊啊啊啊啊啊爆炸上天!上天天上修修!不愧是影帝,教科书式的秀恩爱!


 


【民政局打折卖了算了】:你们来领证吧我出钱出路费还请你们吃饭!


 


【黄叶一生推】:麻蛋,虽然是本命cp我也不能忍了。他妈怎么那么甜。来自单身狗的怒吼。


 


【推了生一堆】:我的cp你不要哭,还有我在么么哒。[图片]


 


【黄叶一生推】:握草,生一堆你竟然在现场!你竟然偷拍!干得好请务必继续拿照片投喂我。


 


这天是顶尖男模黄少天的生日,粉丝到处刷祝福,话题从十二点就开始挂在微博话题榜首,直到现在终于被#黄少天叶修游乐园#拉下首位。


 


娱记大V习惯性八卦是狗仔中的一股清流,她专爆cp料,只走萌萌哒甜死人的画风,每张偷拍都跟摆拍似的香甜可口,被粉丝怒斥为无良狗仔中的叛徒。


 


——叛得好,叛得妙啊。网线这一边,一堆猥琐的大姑娘迅速存下照片。


 


照片上,戴着口罩的黄少天只露出一双闪亮亮的眼睛,带着满满的笑意,看着就让人春光明媚起来。他拿着一个巨大的棉花糖,送到戴着鸭舌帽的叶修嘴边,叶修也笑着,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两个人眼中都有着浓浓的幸福味道,亲昵地对视着,背景是摩天轮,灿烂的阳光,好看极了。


 


至于那个生一堆的偷拍照,是过山车上从两人并排坐的后排座椅角度拍到的,可怜兮兮地挤着一条缝,拍了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和隐约露出来的侧脸。


 


【脑洞侠要做剪刀手】:突然想起某站上一个经典误导向视频,是把前段时间少天代言的某潮牌校园风系列宣传片,和叶神早期作品《青葱年代》剪到一起,凑成校园男神剧本,up主神剪辑,剪了个少年们逛游乐园的番外。理想照进现实,一本满足[痴汉脸]


 


【今天修修发微博了吗】:boom boom我就是天边一朵烟花……众所周知叶神是业内最敬业的工作狂,一年到头的画风就是拍戏拍戏拍戏,微博不是我正在拍什么,就是我刚拍完什么——除了和某男模的互动。结果这次倒好,著名工作狂竟为当红男模腾出一天的时间去游乐园……这糖,圈里又能甜一年了。


 


【我是咸党】:每年叶神和黄少的生日糖都够甜一年份的[大写的冷漠]。


 


 


 


“看这个,有没有想起来我们浪漫的初遇啊?”黄少天指了指微博那个剪刀手的评论。


 


陪黄少天玩了一天的叶修此刻瘫在摩天轮小房间的座椅上,有气无力地看了一眼,翻了个白眼说:“你是说我第一天去上课,你逃课的事?”


 


叶修给戏剧学院带过几节课,还全碰上黄少天逃课的日子,逃课的理由竟然还是去港城看自己的新片首映,欲罢不能刷了好几遍才回来——那电影有点敏感,没在内地上映。


 


回来的那一天正好是叶修带完课离开学院的那一天……追悔莫及的黄少天在校门口堵住了叶修的车,差点让经纪人和司机以为这又是哪个激进的脑残粉……


 


最终小粉丝要到了大影帝的私人联系方式,两个人磨磨蹭蹭,腻腻歪歪,谈起恋爱来了。


 


“我真幸运啊。”黄少天大发感叹。


 


“早知道该那时候就曝光,直接毁掉你的职业生涯。”叶修毫无威胁力地呲了呲牙,竟然让黄少天觉得……超可爱。


 


于是他上去舔了舔叶修的牙齿,咬了咬叶修的嘴唇。


 


黄少天记得很清楚,是在自己接到第十七个代言的时候,和叶修的恋爱关系被曝光的。那是个老派奢侈品的全球总代言,真正让他火遍了全球,然而他最开心的是,叶修特地腾出三天的时间,飞来国外好好陪着他。


 


两个人在微凉的温带季风海滩上互涂防晒霜,涂着涂着就滚到一起的甜甜蜜蜜,就这么被狗血地拍下来了。


 


他们当时都在犹豫。这是一件还很好澄清的事情,毕竟好基友,睡在一张床上也没什么。


 


只可惜万恶的狗仔直接问到了黄少天,直白地问了是非题。不想说谎的黄少天说了真话,只是有技巧地把叶修摘了出去。


 


所以只赌上自己职业生涯的黄少天被叶修踹下了床,拽着黄少天拍了张合照。


 


叶修v:我的人。[图片]  @黄少天v


 


照片上,叶修穿着宽大的衬衫——显然是黄少天的,因为黄少天正裸着上半身,单膝跪在床边,脖子上松松垮垮地挂着一条领带,叶修坐在床边,微微前倾,那只好看到仿佛在发光的手,拽着黄少天脖子上的领带,把黄少天拉近了些,轻轻吻了吻黄少天的额头。清晨的阳光和微风从窗口倾泻进来,整张照片都是暖暖的气息。


 


这张照片一出,轰动全世界。


 


影帝承认恋情,正式出柜。当红男模和老牌影帝恋情曝光。


 


最开心的是圈地自萌的cp党终于扬眉吐气了。


 


看看,看看这张照片!我们修修挑战了女王受的角色,我们天天本色出演忠犬攻,男友衬衫有,第二天一早事后床照有,拽领带裸半身色气值有,亲额头浪漫纯爱风也有,简直圆满,不愧是我修修发微博的风格!唯一的疑问就是,这位可怜的、被闪瞎眼的拍照人是谁呢?


 


开心的围观群众纷纷表示闪瞎眼的人是我是我。


 


毕竟还是有人在骂的。千夫所指但仍然我行我素的叶修干脆和黄少天合作了一部电影。


 


还是同志片。还是个悲剧。


 


看不到哭嚎的内地粉丝和看完了哭嚎的其他地方粉丝抱团痛哭,表示以后一定珍视现实中黄叶发的每一颗糖,跪着吃。


 


 


 


只不过简单回忆了几个大事件,摩天轮就已经升到了最高点。外面烟花盛开,两人仿佛置身于烟花中,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对视着。


 


“好像应该接吻了,叶修。”黄少天轻声说。


 


“还没吻够啊。”叶修嘴上这么说,却是主动凑近了些。


 


一个缠绵又甜腻的吻,断断续续磨磨蹭蹭地黏在一起,一直吻到烟火熄了,摩天轮停了,全世界重新喧嚣起来。


 


全网又喧嚣起来。


 


一张自拍,背景是烟花与夜空,两个好看到梦幻的青年,正在接吻的剪影。


 


反正每年这两天,就当情人节过了,狗粮管饱。


 


嗝。


 


 


 


【二】小将军要娶妻


 


“呀,御史大人,可是去将军府喝喜酒?”大学士碰上御史大人,亲亲热热打了个招呼,结果换来御史大人一声冷哼。


 


“什么喜酒!你个读书人,竟然也不明事理?”


 


大学士一听,不怒反乐:“恕我直言,御史大人您刚上任不久,很多事不甚明白,我帮你掰扯掰扯,小将军和太傅这一对儿,还真是天造一对,地设一双,普天之下最该结成良缘的一对儿啊。”


 


御史大人哼哼地表示我不感兴趣但你接着说吧。


 


老学士顺了顺长胡子,慢悠悠地开口:“先说太傅叶修叶大人,那可是一段传奇故事,十五岁披挂上阵,横扫异族,三年后被判流放,罪名隐晦,又两年后重回朝堂,封正一品,三公职务集一身,一时间风头无俩。”


 


御史大人点了点头。叶大人这短暂的传奇经历,已经够旁人仰望和羡慕几辈子的了。


 


“这三公职位中,往往是虚职。可最鲜为人知的是,这太傅之职,叶大人是做到了极致。”大学士不紧不慢地抛出一个大秘密,“当朝太子和几位皇子,均是叶太傅教导出来的,能文能武,芝兰玉树,当世之大才。”


 


御史大人默默掏出了小本本,准备记录。


 


“下一句话你就莫要记了。”大学士压低了声音,“他最出色的学生,不是太子,也不是哪位皇子,正是我讲的故事中的另一位主角,黄少天,黄小将军。”


 


 


 


“小将军,又来宫里玩啊?找皇后娘娘?”南门的侍卫检查了小孩的玉牌,放行还不忘调戏几句。


 


“不找姨母,她那里姑娘太多,待久了,骨头都软了,我去禁军的校场玩,娘吩咐了要找尚书房的太傅大人带我去才行。”黄少天收好玉佩,很是老成地说,蹦蹦跳跳地走了。侍卫们面面相觑,刚才打趣的那个侍卫忍不住凑到侍卫长旁边,低声问:“将军夫人这是几个意思?”


 


“不用你多管的意思。”侍卫长凉凉地看了他一眼。方才还嬉皮笑脸的侍卫捂着嘴,不再说话了。


 


黄少天并不知道侍卫们的多嘴,他一路走到尚书房,发现里面正在上课,便在门外等了起来。等了一会儿,有点好奇,偷偷往里面瞄了一眼。


 


正对上那个人含笑的目光。黄少天脸一热,又把脑袋缩了回去。


 


他听到那个人又慢悠悠地念着什么,声音懒懒的,像他府上那只矜持的黑猫,爱理不理地叫几声的声音。


 


什么都懵懂着听不很懂的黄少天就这么在屋外站了半天,直到一个个皇子从他身边好奇地走过,直到那个人也走出来,蹲在他面前。


 


那个人问,将来想做什么。


 


黄少天立刻不开心了。这人怎么和那些无聊的人一样,问这么俗的问题。


 


谁料到这人接着又自言自语地说,算了,我的学生,想做什么都行。顺手揉了揉小少天的脑袋。


 


黄少天愣了。黄少天开心了。


 


我愿意。他当时这么郑重地回答了。那个好看的青年笑了,牵着他的手,走出了尚书房。


 


那个牵着他的手,再也没放开的人,名叫叶修,是黄少天的夫子,是黄少天一生挚爱。


 


 


 


“你跟我走吧,他们对你都不好,等你兜兜转转发现还是我最好,就太浪费时间了。”黄少天接了圣旨,转头就给叶修去了封直白的密信。


 


此时叶修已经被关在宫里三天了。圣旨到,要黄少天即刻出征,讨伐大军压境的异族。


 


他相信叶修能跑出来,问题只在于,叶修愿不愿意跟他走。


 


天高皇帝远,天高任鸟飞,出了这乌烟瘴气的京城,杀敌也好,流血也罢,我都不怕。功名我也不要,谋逆我也肯认,只要有你。


 


临行前,黄少天站在城门口,静静等着。百万开拔大军,也静静等着。


 


远远一声嘶鸣,有一匹马,绝尘而来。将士们看到他们年轻的将军,露出一个开心到极点的笑容,像个孩子一样。


 


身穿银色软甲的叶修提着漆黑的战矛,勒住缰绳,稳稳停在黄少天身前,丢过去一把剑。黄少天下意识接住,也没细看,只顾着对叶修傻笑。


 


“小傻子,还没出师,就想跑了?”叶修笑着,“那剑名为冰雨,用得好了,就算你出师了。”


 


“那还是用不好算了。”黄少天脱口而出,叶修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骂了句“没出息”。


 


没出息的黄小将军和多智近妖的叶大太傅,就这么一路凶狠地把异族赶回了老窝,缩着不敢出来。


 


其中凶险,出生入死,只要两人还在一起,最终就可以用这么轻飘飘又沉甸甸的一句话,全概括了。


 


 


 


御史大人听得眼泪汪汪的,但还是努力梗着脖子坚持:“那,那也不能成亲啊……”


 


大学士也学他翻了个大白眼:“不成亲留着也是祸害。”


 


接下来,御史大人真切地明白了什么叫祸害。


 


“要吃点东西吗?酒我来喝,你不要管这些娶不着媳妇瞎起哄的,只要跟我喝交杯酒就好了……”


 


“不是不是,我不是说你是我媳妇……啊不对你就是我媳妇……”


 


“你怎么能这么好看,我头一次见你穿红衣服,真好看……我想亲亲你,就在这正中的大红喜字下面……”


 


……


 


“礼官!礼官呢!”御史大人一拍桌,“快点把他们两个丢去洞房!烦死了!”


 


 


 


【三】星际海盗偷心记


 


“其他事情再说吧,你也应该清楚,紧要关头,对抗虫族才是我们唯一的任务。”叶修平静地说,再次拒绝了出任党派领袖的职务。联邦总统脸色阴沉,勉强点了点头。他实在不想放过这个民众中有极高的声望的奇迹般的omega,党争中拥有巨大力量,却始终不站队的上将大人。


 


叶修切断了通话,望着外面无垠的宇宙,轻轻叹了口气。


 


宇宙不断证明人类的渺小,人类却始终不肯承认。


 


此次讨伐虫族,他有不好的预感。搞不好他会和渺小的人类一样,渺小地死去啊。


 


 


 


叶修直面虫族女王时,又想起了自己那个乌鸦嘴一般的不祥预感。他把坐标和简洁的作战计划发给了远方停靠的舰队,停下了操作机甲的手。


 


机甲受损接近百分之百,能量消耗为百分之百,小队只剩他一个人,其他人都被他强行传送了回去。叶修觉得自己也算运气好,再多一个人,自己的精神力就撑不住了。


 


还好来之前用了抑制剂,要不然死状就太过可笑了。叶修放松身体,迎接虫族女王的震怒。


 


宇宙是寂静的。闭上眼睛的叶修仿佛提前陷入了沉睡,无声蔑视着熙熙攘攘的虫族。


 


等了好久,自己的机甲还飘着,仿佛傻了一样,连自爆都不会了。


 


自爆条件还没被激活吗。叶修只好又睁开了眼睛。他都困了。


 


下一秒,困意全消。


 


一架银蓝相间的漂亮机甲,挡在他面前,机械臂上是一把寒光冷冽的激光剑,划过一道道肃杀的弧光。不远处,以叶修这架报废了的机甲为中心,一架架机甲正奋力绞杀着虫子。


 


叶修看到了机甲上,刻着深蓝色的骷髅头——这是全宇宙最大的星际海盗团伙。


 


叶修迟疑地戴上了耳机,接收到了身前那架最引人注目的机甲的信号。


 


“我砍我砍我砍!看剑!别跑!臭虫子你们除了会扑上来咬还会干什么啊?有没有点变化啊,这么打很没趣的,人海战术太缺少智商了,你这不仗着人多欺负人吗!我黄少天最看不起这样的虫子了!瞧瞧我身后那个人多厉害,我一定要和他堂堂正正打一架,好好教教你们如何做虫……”


 


叶修调低了声音,再看外面的画面,完全感觉不到之前的肃杀感了。


 


那个自称黄少天的海盗头子还在说:“我跟你们说臭虫子,我好久没见到这么厉害的人了,他要是个omega,我一定要把他娶回家,跟他好好打一架,再好好求婚……”


 


什么啊。叶修哭笑不得。


 


“毕竟还没见一面就钟情的人,绝对不能错过啊。”黄少天又小声嘀咕了一句。


 


叶修愣了愣,面色柔和,轻笑了一声。


 


这小海盗,还真是很有意思啊。


 


 


 


作为英雄救美狗血剧情的后续狗血剧情,叶修被黄少天抱出机甲的一瞬间,抑制剂果然失效了。


 


黄少天发誓这是他人生中接触到的最棒的信息素。


 


这个人的信息素让他想到古代地球描述的仰望星星的感觉,有点凉和远,也是最让人憧憬和向往的美好。


 


“你真好闻啊。”最后,星际第一话痨挤出了这样一句干巴巴的话,成功把叶修逗笑了。


 


事后,如愿以偿和上将大人结了婚的小海盗把这句话列为自己最甜蜜的黑历史。


 


因为初次相遇,叶修的笑,真是太好看了啊。


 


 


 


“我是不会放你回去的。”冷酷的黄少天一脸餍足地宣告。


 


“那太好了。”懒懒的叶修看了黄少天一眼,又把易感期的alpha给看硬了。


 


虫族女王都成功被干掉了,他正好离开那个画风不再纯洁的联盟。


 


至于后来,全宇宙都知道星际海盗王拐了联邦上将,还放话说三天后举行婚礼,招来一堆仰慕者、心怀鬼胎者和凑热闹不嫌事大者摩拳擦掌来抢亲,那就另说了。


 


不过这亲估计是抢不成了。


 


黄少天贴着叶修的小腹,迷迷糊糊说着梦话:“老叶,给我生个大胖alpha呗。”


 


叶修揪了揪黄少天的耳朵。黄少天咂咂嘴,委屈地说:“我没说生omega不行,小可爱也特别好啊,我能是那种迂腐的人吗……”


 


你能,你能。你真能。


 


叶修面无表情地把说着说着又舔了舔自己的小腹的黄少天踹下了床。


 


床下跪着吧,这次别起来了。


 


 


 


【四】穷途末路都要爱——末世丧尸日记


 


黄少天和叶修的第一次相当朴实无华。


 


那时候黄少天正和一只丧尸扭打成一团,那个生前人模狗样的隔壁邻居正张着腐坏的嘴,啊呜要咬他。黄少天嫌弃地瘪了瘪嘴,嘟囔着:“找到机会咬人的时候再张嘴不行吗,你不怕下巴脱臼,我还怕你口水滴脏了我的新衣服呢,这可是老叶送我的生日礼物……唉我说你们也真的,为什么专挑我生日这天变丧尸呢?超级不吉利好么……”


 


嘴上这么说着似乎想要烦死那只嗷嗷叫的丧尸,手上却干净利索地把匕首狠狠捣进了丧尸的脖子,手腕轻巧地一转,一颗腐坏的脑袋就这么歪了。


 


刚站起身来,又听到身后嗷呜一声嚎。


 


然而这次黄少天连回头也没回头,仿佛后面只是有一只狗在叫一样,开心地往前跑了几步,完全无视了后面那只龙套丧尸。


 


“老叶!我想死你了!”


 


一声枪响,丧尸倒地,叶修收起枪,又检查了一下别墅的大门已经锁好,身后丧尸嗷嗷叫也能看不能吃。叶修笑着,任由黄少天把他扑倒在了柔软的草坪上。黄少天在他颈边蹭了蹭,轻轻松了一口气,叶修紧绷了一路的神经也放松下来。


 


“我也很想你。”叶修惬意地抱住黄少天,干脆在草坪上滚了半圈,把黄少天压在了身下,跨坐在黄少天腰间,居高临下地打量着黄少天。


 


黄少天正穿着他送给他的生日礼物。早上刚寄到的,为了给他个惊喜,自己还偷偷跑来了,想起之前告诉黄少天自己不能过来的时候,这人叨叨叨无限遗憾的样子,叶修就忍不住想笑。


 


叶修送他的是一身贴身的银色软甲,虽然有点怪,但是确实好看,是搞漫展的一拨人弄来的一套,可惜太贵了卖不出去,太好看了没人能穿出来,最后让古董贩子叶修给收来了。


 


叶修连着这套软甲和之前收的古剑冰雨,一起寄给了危险分子黄少天。


 


此时他坐在黄少天的胯部,按了按黄少天挂在腰间的冰雨:“怎么不用?”


 


“不想弄脏了。”黄少天笑得灿烂,不安分的手来回抚摸着叶修的腰。


 


“真的不想弄脏吗?”叶修突然笑了,笑得意味深长,笑得很有诱惑力。他轻轻动了动,软软的臀蹭着黄少天的……剑。


 


黄少天的笑容不这么阳光灿烂了,变得幽深而危险了。


 


“想啊,特别想。”仿佛一语双关,“快想死了。”


 


就在草坪上,一个昏暗的早晨,紧锁的铁门外还有丧尸晃动,不远处就是歪头和爆头的丧尸哥俩好地靠在一起,仿佛时空穿越,来自中世纪的骑士,扒光了叶修的一身西装,凶狠又珍重地冲进去,冲进那个期待已久的地方。


 


末世到来的这一刻,两个人同时到达了高潮,整个世界跌入黑暗的嚎叫变成吊诡的背景音,万世沉沦在情欲中,缠绵抵死。


 


对于黄少天来说,这一刻只意味着,生日这天,他如愿以偿地抱着叶修干了个爽。


 


以及之后,他要和叶修一起,在末世好好活下去,好好生活,好好做爱。好好地爱着对方。


 


 


 


“其实我没想咬他的……我想咬那个白白的软软的的男人的,没想到他扑了上来。”小丧尸委屈地抽抽着,刚说完就挂了。


 


丧尸王有气无力地吐了口内脏,伸手合上了小丧尸泪汪汪的双眼。


 


他也就还剩一口气——也不对,丧尸是不带喘气的。丧尸王睁着那双妖异的眼睛,默默注视着不远处的两个人。


 


小家伙想咬的那个白白软软的男人面色惨白,他小心翼翼地让年轻剑客躺在他的腿上,不断地用清水冲刷着伤口。丧尸王现在连小家伙那口好牙咬出的整齐牙印都不好意思夸奖了,因为那边正上演着生离死别。


 


丧尸没有死亡,他不太能理解。


 


就像他此刻也不能理解,那个明明快要变成丧尸的年轻人,为什么仍然笑着。


 


“老叶,放心啦,我就算变成丧尸也肯定不会咬你的,到时候你给我戴个口枷,弄个龟甲缚,就咱们昨天晚上玩的那个,我还能陪你一起。”黄少天捂住自己的伤口,突然放柔了声音,“别浪费水了。其实你杀了我也成,可是我不舍得你做这种事,你肯定心都会碎掉的……你只要别丢下我一个人就好。”


 


“也别丢下我一个丧尸。”黄少天撑起身子来,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叶修,像一只大型犬讨好珍爱的人。


 


“闭嘴。”叶修堵住了黄少天的嘴,他觉得黄少天简直要把最后的话说完一样。


 


黄少天安抚似的舔舔叶修的唇,眼中的深情,灿如阳光。


 


叶修的唇隐隐颤抖,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想出一个办法。


 


人变成丧尸,是一个先死亡,再变成丧尸的过程。


 


所以即将到来的是死亡。


 


人,无法逃离必然的死亡。


 


叶修突然笑了。他的笑容淡淡的,很坦然。


 


“少天,我真的很喜欢你。”叶修轻声说。


 


没等黄少天反应过来,叶修低下头,狠狠咬住了那个伤口,吞下已经变了色的血液。


 


如果死了,那就和你一起。如果没死,也会和你一样。


 


黄少天失去意识前的最后画面,是叶修轻轻舔了舔嘴角,笑容淡淡的,有着释然和疯狂的味道。


 


叶修,我也想舔舔你的嘴唇,我想好好亲亲你,我想和你一起生活下去。


 


 


 


“疼吗?”


 


“没感觉唉……那怎么办,我还有好多姿势没试过呢,什么感觉都没有了怎么办……”


 


“……你要是不会说话了就好了。”


 


“不行不行,我还有一句话没说呢。”黄少天正色,抱住叶修。


 


“我最喜欢你了。”雀跃而清朗的声音,是这个永远有着少年气的人最郑重的告白。


 


 


 


丧尸王觉得自己的眼睛有点疼,是那种被什么闪瞎了的感觉。他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不存在的气,安心地回归地底世界了。


 


这个世界交给那两个年轻究极丧尸,他也很放心好么。


 


回去陪小家伙玩算了。


 


 


 


- 无限穿越end -


 


 


 


【花絮】


 


丧尸界,地底世界。


 


“你不是很厉害么,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小丧尸眨巴着眼睛,呆呆地看着传说中的丧尸王。


 


“眼瞎了,这活不想干了。”丧尸王一脸冷漠。


 


小丧尸一脸担忧地坐在丧尸王的大腿上,肉肉的小手摸了摸丧尸王的眼睛:“哇呀,你这么厉害,怎么会受伤呢。”


 


闪瞎了我的丧尸王眼。丧尸王深深叹了口气,托着小丧尸的屁股,单手把他抱了起来。


 


“走吧,我们去领便当,晚上带你去看电影。”


 


“好呀好呀,看什么?”


 


“听说有个著名的影帝和当红男模合作了一部文艺片……叫什么将军你听话,还是上将再爱我一次来着……”


 


“哦呀两个都是电影的名字,我有听说!有古风还有未来机甲!”


 


“那就走吧。”


 


“好呀~”


 


正好放松一下眼睛。我们伟大的龙套丧尸王是这么想的。


 


 


 


- end -


 


 


 


 


今天真是我很倒霉的一天……实习遇到点事情超累……游泳课上完了更累……电脑还坏了,想起我的生贺文,大晚上跑出去修……


 


结果还是晚点了呜呜呜。


 


但是我的爱永远是真的!


 


少天生日快乐!


 


 


【心虚】朋友们下次见,莫修仙嗷。



评论

热度(6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