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male°我待你君临天下。

【华福华/麦雷】Rosie的生日礼物

橙子汁吱吱:

403鸡血产物 


全员养闺女【雾


含不那么明显的福华福和麦雷


Rosie小天使






 


Rosie今年的生日愿望是想看一场雪,就在贝克街。


她说这话的时候是刚从幼儿园出来,钻进Mycroft的车里,对方正在弯腰帮她扣上儿童座椅的安全带,Rosie百无聊赖地晃荡着小腿,提出了这个生日愿望。


Mycroft打了几个电话给气象部门得到未来一个礼拜的降雪量基本小于20%的消息,他抬眼看到小寿星正蹲在他的亲弟弟旁边乖巧地看对方做“麻雀肌肉震颤频率与重金属中毒的关系”小实验,看得满脸专注,感觉自己的发际线又开始后移了。他喝掉旁边已经凉掉的茶水,说了句“我先走了”,不意外的,厨房桌边的一大一小完全没有回头跟他告别的意思,Mycroft叹了口气,一边下楼梯一边随手发消息,出门的时候还得到了房东太太“下楼梯别盯着手机”的友善提醒。


一开始所有人都觉得福尔摩斯家族里人人都不像是个对小孩子有兴趣的,我是指,正常人的兴趣,毕竟三兄妹在各自的领域纷纷展现了自己不那么正常的超强存在感。不过这个谣言破于Molly迟到的这个小小的动作。


 


John临时有个急诊,将女儿连同奶瓶玩具一并打包好后送到了事务所,拜托已经下班的Molly和Mrs hadsen照顾一晚上。Molly到达贝克街的时候比约好的时间晚了十来分钟,她忙不迭地跑上楼,准备推门而入的时候发现门半掩着,借着一丁点儿缝隙她看到Holmes兄弟俩就站在Rosie的摇篮前,像看一个小怪物一样研究着咯咯直笑的小婴儿。


Sherlock正试图将一个毛绒小熊放进摇篮里,小姑娘看起来兴致很高,笑得更大声了,Mycroft则一把抢了过来,“你疯了!她刚开始长牙,什么都想咬,万一有小绒毛黏到她嗓子了怎么办!”他低声念叨着。


“不然呢?你去抱抱她?”侦探不满地拍拍空空的手,转身走向沙发,“反正你比我大7岁,肯定有抱孩子的经验。”


“哦那你可真是想多了,”Mycroft耸耸肩,“那个时候爸爸妈妈天天担心我会不会有一天把你丢出去,尤其是在你哭得像个烦人的耗子的时候。”


善良的法医终于听不下去了,她三步并作两步冲向摇篮,小Rosie还在被抢走玩具的惊愕中没回过神来,但是小嘴使劲儿瘪着,随时准备大哭一场。Molly从包里抽出一个小拨浪鼓——她临时从街边的小店里买的,伸到孩子面前,一边来回摇着一边头也不回地说,“包里有奶粉,7勺奶粉210克水,还有苹果泥,一次20克。”


剩下的两个人对视了一眼。“Excuse me?”Mycroft迟疑了一下,“你是在说我们两个?”“不然呢?”Molly扭头看了这位大英帝国公务员一眼,“你抢她的小熊。”Mycroft叹了一口气,从John留下的背包里翻出奶粉,出于习惯,他一边倒热水一边吐槽了奶粉罐上的营养表。


“Sherlock,”Molly四平八稳的喊出了侦探的名字,对方并没有来得及收回自己对着自家哥哥幸灾乐祸的笑容,“你过来,我觉得你需要学习一个如何给小婴儿换纸尿裤。”


“她是个女孩,”Sherlock摆摆手。


“可她没有妈妈。”Molly平静地摆出了这个现实。


Mary就像是所有人心里的一块伤疤,愈合需要时间,但现在显然还不够,特别是对于Sherlock来说。


Sherlock乖乖走了过去。


Lestrade踏进屋的时候有些愣神,大的福尔摩斯一边研究一堆婴儿产品一边发短信,大声抱怨着现在的婴幼儿市场需要好好管理,小的那个则哄着Rosie吃东西,虽然那个哄和威胁差不多,不过小孩子明显不买账,左躲右闪拒绝吃掉最后一点儿苹果泥。


这场面,太OOC了。


“Greg,剩下的交给你了,”Sherlock直起身子将苹果泥的碗塞进探长手里,一脸如释重负,仿佛莫里亚蒂实打实又死在他面前了一回,“小孩子果然都是恶魔。”


好吧,或许还没有那么OOC。


 


小Rosie仿佛天生跟福尔摩斯家族特别对付,她可以不厌其烦地蹲在Sherlock身边看他做实验拉小提琴,也会在Mycroft出现的时候揪着对方的裤腿要抱抱举高高,出门办案的时候她就被寄放在福尔摩斯太太那儿,老两口爱得不得了。


“我们这辈子估计也没什么孙子可以抱了,那仨一个比一个靠不住,”福尔摩斯太太给Rosie织着小帽子,不太说话的福尔摩斯先生也翻出了自己多年未用的木匠工具,打算给孩子做一个小木马,“Rosie就是我的亲孙女!”


其他时间Rosie更多的呆在贝克街的楼上,John早就搬了回来,早上起来先送Rosie去幼儿园,然后自己去上班。下午的时候接小姑娘的人倒是经常变,有时候是Molly,有时候是Mycroft,有时候是老福尔摩斯夫妇。傍晚John固定地牵着Rosie出去遛弯,Sherlock会跟着,理由是“公园里的空气更清新,比较容易思考”。


一点儿也不在乎这是他们看起来更像一对儿gay couple。


管他呢。


 


“所以你怎么计划?”Lestrade的短信来得挺快,“在苏格兰造一个新的贝克街?”


“有这个想法。”Mycroft一个字一个字地回到。


那边沉默了一下,“浪费国家公共资源。”几个字,全是大写。


Mycroft扯了扯嘴角,幅度不大,但是前座的女助手看到了,她侧过身看着自己的上司,一脸探寻。


Mycroft点点头,继续低头发短信。


“老地方?”


“老地方。”


车子掉了个头,驶往苏格兰场的方向。


 


 


车窗外面,伦敦上空开始有湿漉漉的大片云朵堆积,空气里还有寒气,开始酝酿着今年的第一场雪。


生日快乐,Rosie Mary Watson。












今天应该还能更点儿别的


应该



评论

热度(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