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male°我待你君临天下。

【跨年接力/第十棒】【瓶邪】非闻|黑客PARO.一发完.|

镂空不明:


食用说明:


1.双黑客设定,新年快乐:3小透明一个,各位客官看的愉快就好。下一棒是16:00喔 ! prpr大家也可以点击tag看!!
2.OOC属于我,私设如山。
3.黑帽子大会和DEFCON大会在现实中恰恰相反,这里的黑帽子大会糅合了二者,不要带入现实。高亮☆最后的三行程序及翻译出自网络论坛,侵删。
4.LO主不是相关从业人员,文中涉及到的专业术语以及过程全都是通过百科和自己瞎掰,并且感谢班级黑客dalao给我解释这些通俗含义,专业人士不要在意。
5.一些专业术语的通俗理解【我个人的理解OTL】方便大家观看前明白prpr
①肉鸡:通过侵入服务器获得的可操纵的计算机,可以做傀儡,也可以当护盾。3389肉鸡属于黑客比较常用的一种。等级根据服务器质量递增。
②webshell:理论上可以在匿名的情况下侵入计算机的一个工具。
③沙盒系统:可以自检并且对病毒做出清除的一个模拟系统,设置中也有参考沙盒类游戏,这里设定的青铜树类似于一个全息环境。
④特洛伊木马:木马病毒的一种,特点和命名都来自于传说,病毒被包裹在无害的外壳内。
⑤花指令:改变病毒程序的指令,例如将所有的序列头尾调换,就不会被系统发现。
⑥漏洞:被侵入的基础,弱口令空口令也是漏洞的一种。
⑦rootkit:获得对方root权限后放置的后门。


----


“吴老大,我们这样算不算私自占用国家资源啊?”


站在国安部办公室外的苏万有点忐忑,还有点小时候上微机课被嘱咐进机房时要穿鞋套防止弄脏地板,结果别的同学都带了鞋套,只有自己没带,可又想趁着老师没注意偷偷溜进去的紧张。


“这块都是我装的,设备也是我出钱换的,进自己家你紧张不?”


背对着他们的男人一边回答,一边自顾自地坐在了老板椅上,这会儿正对着他们。
挥了挥手,大致意思是各自找个喜欢的位子坐着吧,他身边的位置早被张起灵占了,他也没出声说什么,就靠在椅背上,眼睛里落拓着一股懒劲。


得嘞,这尊大佛已经发话了,这下也没啥可顾忌的了。苏万卸下心理压力,仔仔细细地把这大型办公室的内部装潢扫了个遍。


偏头正打算和身边的黎簇感叹资产阶级人民公仆的腐败,腹稿都打好了———瞧瞧这高定的老板椅、前面香檀木的办公桌、鼠标、这机组,看上去就拥有很稳定可观的接入速度和稳定度啊,还有那边被人随手甩在那的外星人,那可是游戏宅梦寐以求的必备啊......。


结果刚蹦个“鸭梨”俩字出来,迎面的空气拍了他一个囫囵。


人呢?


早就挑了台机子陷入老板椅的包围里去了。


暗暗骂了句不是好兄弟,苏万腹诽对方还挺心机,那位子可是离吴老板挺近的。


心可真够宽的,也不怕吴老板身边那位给他吃眼刀子。


摸摸鼻子,苏万心里给对方上了柱高香,扭头就抛下了自己的革命兄弟。刚才瞥见了自己新拜的便宜师父和胖子他们坐在一起,他就直接坐到那边去享受好了,反正就技术来言,他本来就是个后排划水的。


吴邪捻动手指,下意识做了一个虚无的点烟动作;嘴里的糖被舌头带着在口腔上颚转了一圈,带出柠檬汽水的薄荷糖味道。
当关根的时候天天脑子里全是代码,日夜颠倒,成天处于警戒状态,困了或者脑壳疼的时候就养成了来一根的习惯。后来成了瘾,虽然有时会被身边的人谴责糟蹋自己身体,但他都是随口应付,实际上根本不想收敛。


现下一切都尘埃落定了,这闷油瓶子和自己住一起,虽然言语上还是锯嘴葫芦的存在,管东管西倒是拿手的很。倒是被别人这种不出声地憋着管的感觉也还不错,他挺舒服的,再加上几经波折,他也想改改自己这糟糕的生活习惯,烟瘾犯的时候就窝书房去塞一口柠檬薄荷糖,这样的状态持续着也差不多两周了。


不过现在回到了熟悉的工作环境,他这烟瘾又悄悄摸摸地浮上岸,磨着他蠢蠢欲动。


吴邪正准备打开电脑,按了电源键才发现电脑一直处于待机状态。


看来是有人提前帮自己开了电脑。


不着痕迹地斜睨了一眼身边的人,他也不点破这点熨帖的关心,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轻车熟路地开了自己的扫描器,修长的手指敲了几下键盘,径直进了黑帽子大会的官网。


现在是北京时间21:50分,时差十二小时,今年的活动在芝加哥时间的早10:00准时开始。


年年黑帽子大会举办的时候来参加的黑客都很多———不需要任何入场费,也无所谓什么奇装异服。无论你身在世界何地,只要通过固定的线路进入,赢得了这里的竞赛,不仅有奖金,还会有各国安全部门之类机构最新的漏洞大全,如果你运气好,某些组织的也尽在掌握,两者叠加,这可就是异常吸引人的奖励了。


不过这么诱人的奖励自然也会有足以与之相称的难度与之匹配,所以往年的人数并不如这次的多。


也许是因为今年有某些机构介入的因素,黑帽子大会请人制作了特殊的竞赛关卡,也就是吴邪他们现在身处的地方——“青铜树”。
青铜树是一个巨大的迷宫防火墙。此次不同于往日的入口竞赛模式,防火墙是真正的像树木一样层层蔓延向上延伸,分为十八层;树干部分有九层,到达九层后会有分叉口,只有一条路可以通向后九层,到达最后的终极。目前所有黑客都处于第一层,在规定时间会开放第一层入口通道,以供黑客们进行破译侵入工程。黑帽子大会的中央服务器模拟出的沙盒系统可以进行反向侵入扫描等工作,同时支撑足够庞大的数据流量同时登入,黑客们需要在侵入的同时保护个人计算机的安全,因为不仅仅是有沙盒系统的反击,黑客之间也是可以进行攻击的。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你运气很糟糕,没有到达最后,你也可以根据你所在的层数领到一定的奖励。


这可真是前所未有的大手笔了。是以,全世界的黑客都摩拳擦掌,蓄势待发。


“小天真啊,胖爷我想了想,觉得你今天印堂红光笼罩,必定是有大运,到时候可不要忘了我们做兄弟的啊。”眼见各人都开了自己扫描器,登入了青铜树第一层,胖子看了时间还有几分钟,有点受不了这寂静的气氛,忍不住开口调侃了几句。


吴邪如今的水平可谓是生生在数不尽的“岁月”锤炼出来了。眼下这个模式和他们那段时间逆天改命的格局十分相似,就连名字也是这么有深意的青铜树,吴邪带他们来到国家安全部的时候胖子就知道他是为了这奖金和漏洞大全来的就有鬼了。


开玩笑,人脑袋里就装着个漏洞大全呢。


张起灵这被勒令不准知道前因后果的,到最后还被当了一回枪,肯定是指望不上了,也就他能出手试着提醒一下这个失足青年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胖子给吴邪使了个悠着点的眼色。没想到对方根本不回他,懒懒散散地盯着界面,手指虚虚地搭在键盘上,显然是已经等着开始了。他身边的张起灵也没什么波动,只不过把凝视的对象由天花板改成了吴邪的显示屏。


吴邪倒是没有任何不适应的感觉,就这么大喇喇地让对方注视————他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不过五十步笑百步,这些年漫长的拉锯中大家也都各自改变很多,牺牲了很多人,得到的却不多。他看着吴邪一步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说没有感触是假的。所以当一切尘埃落定后看出自己两个兄弟之间那点若有若无的暧昧时,他也就选择让他顺其自然,谁也没资格说谁的选择不好。


不过说起来,自从事情全都结束后张起灵就和吴邪住一起去了,他和张起灵交流的机会还真挺少,也没法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到哪一步了,不过照现在这个形势来看来,最坏也不过八年抗战了。


北京时间22:00,青铜树一层闸口正式开启。


整个房间都寂静下来,高性能的硬件配置在计算机进行高速运转散热时的响声都是微弱的,偶尔响起的只有指尖敲击键盘的声音。


扫描仪快速运作,一层到九层青铜树就像九座大型迷宫,在迷宫的四面都分布有出口,只需要破解出口的密码就好,比较需要注意的只有沙盒系统的反击和同为竞争者的暗算。


吴邪以自己的计算机为根源,在webshell环境下从区域网里拉了几十个一级肉鸡后侵入新浪的服务器,并以此为掩护连入外网。他很小心又拿了些3389肉鸡连成了一层壁垒而后侵入了微软的服务器,将十几台计算机联成一体作为二级肉鸡后接入青铜树。为了防止被攻击侵入,他在肉鸡的程序中都植入了特洛伊木马,为了防止被沙盒系统扫描识别他特意使用了花指令,把自己的本体遮掩地严严实实后稳步前进。


一路上果然遇到了很多抱着通过把别人拉下马自己再慢慢登顶的意志的人。吴邪挑挑眉,他从来都不害怕这种正面的火并。


不过索性到八层都没有人阻拦,这里的竞赛都会显示黑客的代号,吴邪的“关根”名气很大,作为最中心的一环,在他横空出世,以一己之力撕开这死气沉沉的局,露出了獠牙的时候就已经为人熟知。尽管有人员支持,作为支撑的技术确实是精湛,手段也足够果决利落。


以是,进入这行没有很久的小菜鸟或是技术不够精湛的老鸟大多不敢去主动招惹他。


不过这种人在层层的迷宫中逐渐被淘汰下去,现在的第八层,和吴邪保持同样速度齐头并进的已经比最开始少了很多。


理所当然的,有人要对他出手了。


一点也不意外地看着对方切入了自己的二级肉鸡,不过转瞬就被自己改造过后的的特洛伊木马折腾得上蹿下跳,吴邪颇有些恶劣地笑了一声:“吊着你。”


他悄悄地在程序里设置了一个暗门,满意地看到对方进入了暗门后继续破解,殊不知这样已经是被自己关进了小黑屋。


方才对方折腾的那段时间并没有被浪费,他悄悄地沿着对方攻击的数据反馈流潜进了对方的肉鸡,在最外围的地方放了个rootkit,把自己伪装成一个一级肉鸡,并以此为跳板潜入防火墙。扫描仪将病毒漏洞清晰地显示在进程列表里,他轻易地破解或绕过,与此同时自己的保护层也在他有意的推波助澜下不断被对方渗透。
在一个合适的时机,吴邪只剩下了区域网的肉鸡掩护,可能是觉得鼎鼎大名的关根也不过如此,对方变得更加兴奋,数据流量瞬间加大———是打算一举突破了。
不过当数据流量增大时,他的程序也不可避免地暴露了弊端,弱口令空口令频繁地出现了。他抓住这个机会,通过端口侵入对方的计算机,手速瞬间飙升,以摧枯拉朽之势侵入了对方的操作系统!


对方的电脑瞬间黑屏。


半晌后———鲜红的GG出现在屏幕上。


失去了掩护,这名失败的黑客很快就被沙盒系统清理,吴邪以这种游戏的方式诱敌深入而后一举摧毁敌人的过程也清晰地被黑帽子大会的官网视频直播转播出来。


很多人在官方论坛吐槽关根的套路深,对此,还在第五层奋战的黎簇和苏万嘲笑道“是时候来一首刀山火海了。”


这时候竞赛也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吴邪的身体素质这段时间好不容易养回来些,在这短短几分钟的攻防战又开始被快速消耗,他推了推眼镜,窗户大敞着,一阵寒风刺得他喉咙发痒,咳嗽了几声。


下一秒,还带着暖意的棉麻接触了他的脖颈,他愣了一下,偏过头看。


位子上没人。


两分钟后,那边的窗户被关起来,他的键盘旁边出现了一杯温水。


“谢谢......小哥。”被张起灵这种不会照顾人的类型在大庭广众下这么明显地照顾实在是让现在一贯强势的吴邪有些不习惯。尽管两个人同居的时候对方也做过这些事,不过在朋友面前倒还是老样子。


吴邪略有些吃惊。


对方没有回答,只是指了指他的显示屏,示意他继续。


吴邪定了定神,腹诽了一句“装什么霸总”就继续开始了攻破,等做完了这件事,他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和张起灵探讨。


第九层的分叉路口很快就到了,吴邪在这里顿住了脚步,他需要思考正确的路是那一条,他悄悄地瞟了瞟张起灵的显示器,对方正在和一个黑客对决。


不同于吴邪套路的打法,张起灵的打法很是简单粗暴,前面有什么碍事的障碍,直接撕开就好。这比吴邪的正面火并还要激烈一些,张起灵编程的病毒就像是炸弹一样在没有硝烟的网络里爆炸———层层跳板深入,炸开前路却毫不恋战,大开大合的杀伐,手速始终处于高速的水平,但又很有技巧的躲开了攻击。


吴邪目不转睛地看着这许久未见的熟悉的战斗风格,绝对的实力碾压,一时间都忘记了思考。最后一层,对方的反抗也越发激烈,就算张起灵也不可避免地受了一些损失,不过他并没有在意这些,就像是一柄黑金古刀扯碎敌人的防御。


一刀斩首!


而后又潜入庞大的数据流里,等待下一次争斗。


吴邪觉得这攻破的过程简直是艺术,也是自己无法做到的。


他下意识想开口,那边黎簇冒出一句“张大哥贼帅!”
吓得他一下反应过来,把话噎了回去。


去他娘的,国家大事当前,思什么春情。


分岔路口的选择并不是无据可依的,每扇岔口门上都会有一个经过加壳的密码,破译出来是一个八位数字,同时有八扇门,门上是数字打乱了不同排列组合的形式。


这个八个数是0、2、0、5、0、2、0、9。吴邪的心头一悸———果然是他们!难道还没有结束?到底是誰在暗中捣鬼?一想到可能还会有漏网之鱼想要挣扎着做什么,一种强烈的愤恨感就涌上吴邪的心头。


就凭这种密码想要拦住他?未免太急于暴露自己了吧?吴邪嗤笑一声,进入了标有02200059数字的门中。


那边胖子也到达了第九层,一见到这岔口选择就笑了“哎哟,这帮人还真是阴魂不散啊,看来这前几名是非爷爷莫属了,让我来看看你们能耍什么花招。”


“你们也小心点。”吴邪提醒了众人,再加上方才胖子的一番话,这里的人谁还能不明白有什么事。


“我已经让我的人去查了,先往后走吧。”那边一直没出声解雨臣转着手机开口,在知道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他就已经做了人事调动。


吴邪没多说什么,一种近乎刻薄的冷淡感情充盈了他整个身体,他的手速开始狂飙,突破进度也一层层上升,他已经迫不及待看看这帮人在搞什么鬼了。虽然室内开了暖风,但长久维持同一个坐姿的腿也开始变冷,他有点后悔今天就穿了一件风衣了。


窸窸窣窣,是衣料摩擦的声响———张起灵和他的膝盖碰在了一起,稀薄的温度好像能透过衣帛传递过来———这闷油瓶子今天够反常的。


“喂,小哥。”


专心于突破的男人递给他一个平淡的眼神。
吴邪一把按下他的头,两个人都被显示器屏遮住,而后他直接凑过去亲了他,法式热吻那种。
津液混合着搅和在一起被辗转于两人的口腔。张起灵呆了一下,立马抢回了主动权,他侵入计算机的气势应在了他一条软滑的舌头上,搜刮,搅弄,极尽挑逗之能事,无法呼吸的负距离接触差点憋得吴邪背过气去。


吴邪一把推开他,抹了一把嘴唇,盯着对方黑玉似的眼眸,正色道:“有点热。”


接着就转过去对着键盘敲敲打打了,只余耳廓一点憋出来的红。


十六层、十七层、十八层。


越到高层的青铜树漏洞就越少,可以容纳的数据流量也相对减少,吴邪不得不舍弃一部分肉鸡将其当做病毒以阻挡追赶。再加上他刚刚耽误了一会儿,这会儿又有几个人人追上了他,来到这里的基本不可能是技术差劲的人,他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摆脱,心中是紧绷的战意。此刻,他终于到达了十八层。


黑帽子大会的直播也跟随着吴邪的视角前进,来到第十八层。


这一个广袤的虚无空间,一个虚无的终极,没有任何可以被直接发现的漏洞,完美的不似真实。


一片漆黑。


倏忽,他面前的场景崩塌,与此同时所有身处青铜树中的黑客的屏幕都被三行代码占据。


char *MySweetheart = You;
for( int i = Mylife.AnEncounterWithYou; HeartBeat->next != Stop; ) 
(YourLover() != Me) ? SilentGuard(You) : DeepLove(You);
End sub.


/*只要我人生的程序不终止,你的名字一直都是我的心事。*/
/*自从那天与你邂逅,我愿往后生命的每一天里都有你的烙印,至死方休。*/
/*若你不爱,默默守护,不打扰是我的温柔;若你倾心,爱你是我一生的荣光*/   


落款是kylin。


这感觉很微妙,就像发现了你的敌人,准备好了全力的一击必杀却突然被拥抱一样无厘头。


“诶哟,小哥啊,你可真会玩。”


那边胖子看了一遍代码和落款,不负自己的定位立马发出了一声感叹,整个房间也炸了锅,到处是调笑吴邪的声音。


可惜的是当事人并没有回应。


苏万站起了身去看发生了什么,黎簇也要去看,正欲起身却被一把按下去。“鸭梨不要看!不要看!会被老大追杀的!”


他们的吴老大正被张大哥压着亲呢,根本没空反击他们的调笑,不过看他,似乎也很享受的样子嘛。


吴邪又一次被亲得透不过气来,不过这回他一把揪过张起灵的领子,在他耳边耳语“喔,那这个青铜树是不是你做的?”


对方无言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吴邪咬咬牙,一拳头揍了上去。张起灵猜到有可能是这样的发展,索性也没反抗,直接闭了眼,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到达,那只要揍他的手最后摊开伸平贴住了他的背。


“看在你费尽心思的份上,下不为例。”


一个温热的吻轻轻地落在了他的额头上。


                                                                             完.

评论

热度(208)

  1. Female°我待你君临天下。镂空不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