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male°我待你君临天下。

叶修说你们快去好好过日子吧

琉璃未央:

瞎写,王喻向,ooc,有叶黄,退役后
王杰希喻文州进入联盟工作,黄少天去p大读书,叶修经营叶氏。
十月的某个周六,难得休息的叶总抱着不用上课的前任剑圣美滋滋的打算睡个懒觉,如果有机会这样那样那就更好了,叶总低头亲了亲剑圣饱满的额头,打算继续睡下去,然后——
万恶的手机铃声响起来了。
叶修一边哄着快被手机铃声吵醒的黄少天,一边快速接起了电话,“王杰希我给你五秒钟时间你最好有一个合理的理由解释你为什么星期六早上六点钟给我打电话。你没有性生活可是哥哥有。”电话那头那位很显然没把叶神的威胁放进心里“也没什么事儿,就是晚上想请你和黄少天吃个饭。”有情况,叶修一挑眉毛,露出能吓出旁人一身白毛汗的笑容。“我说王大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怎么,联盟现在闲的已经让您老人家赛季末还能腾出来时间请我们吃饭了?”然而王杰希也很显然没有跟叶修继续斗嘴的心情“爱来不来,等会儿地址时间发你手机上。”话音还没落就挂断了电话。
有情况,一定有情况。打电话的时候分明听到小秘书在催王杰希签字的声音,快到赛季末,联盟总部的几位根本腾不出来时间请别人吃饭,更何况前一段时间喻文州隐隐提起过中国北京打算申办第三届世邀赛,王杰希就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依照大眼爸爸一贯负责的态度,这么个节骨眼上,他绝不会有心情操心自己的私事。而更让叶修吃惊的是,从头到尾王杰希都没提到喻文州这三个字。照常理,几位老朋友退役后聚到一块儿吃吃喝喝很正常,何况这四个人在役的时候关系就比旁人要好,喻文州王杰希又都在联盟工作,没理由王杰希请自己和少天不叫喻文州啊。
叶修越想越觉得有情况,王杰希这样的人,鬼都猜不到他到底在想什么,有可能是惊喜,但更有可能是惊吓。
晚上六点,某餐厅豪华包厢。
“我说王大眼,就咱们仨人,还特意弄了这么大个包厢,喻主席前两天还在跟我哭穷呢,不怕我举报你贪污啊?《人民的名义》看了不,咱可不能贪啊。”
“我说王大眼,请吃饭不请文州,不怕我去跟文州说你不够尊重领导吗?”
王杰希刚踏进房间,叶氏夫夫就带着一模一样的奸笑同时开口说道。
“联盟刚发工资,一顿饭我还是请的起的,劳烦二位闭嘴吧。”王杰希丝毫不受两位垃圾话的影响。“至于文州,他倒是想来也来不来,国际联盟下来人考察来了,喻文州带着人公款吃喝去了,叶神要是想举报我麻烦先举报咱们喻主席,免得到时候我一个人在里头,找不到人聊天。”
叶修眉毛一挑,很显然王杰希是心里有气,而这股气很有可能还是冲着现任联盟主席喻文州去的。
“行了大眼,来说说,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哥哥给你分析分析。”叶修也不贫了,直接切入正题。
“我想追喻文州。”
“噗——咳咳王大眼你说什么你有本事再说一遍你要追谁?”一旁吃葡萄吃的不亦乐乎的黄少天差点被一颗葡萄活生生呛死。
“我幻听了吧,少天明天陪哥去好好体检一下,这人一上岁数,耳朵就不大好。”叶修很显然也是被吓着了,停顿了许久才开口说话。
“你们俩,别给我装没听到,我就是通知一声,顺带问问有什么指导没有,我等会儿还要回去开会呢。”王杰希显然不打算跟这两位胡扯。
“而且我觉得,文州有可能也喜欢我。”
“咳咳咳咳咳咳咳——”正打算喝一口水压压嗓子的剑圣大大又一次喷出了嘴里面的东西,发誓今天晚上再也不吃任何东西。一旁的叶修到是来兴趣了,他点了点手机屏幕,然后把手机倒扣回桌子上,“来,大眼好好说说,是什么让祢觉得,文州有可能会喜欢你?”
“我有些时候加班,文州会特意煲了汤带过来。”
“那是文州的习惯好么,我队长出了了名的体贴人,蓝雨当年加训的时间晚了食堂又没人的话我队长就自己煲汤给我们喝,下一个。”
“他情人节给我送巧克力了。”
“醒醒吧王杰希,大清亡了。你难道不知道文州每年都会给队里的人送巧克力吗,他跟关系好的一般都会送,我记得叶修当年也收到过。本来也说要给你寄的,不过邮费大贵,我心疼文州就给吃了,下一个。”
“他说要和我一块儿养猫。”
“呵呵哒文州还跟我一块儿养过鱼种过树喂过鸟呢,照这个理论文州应该是爱我爱的深沉不可自拔,下一个。”
“他说假期想跟我一块儿两个人好好逛逛北京。”
“文州五赛季跟周泽楷逛过上海,六赛季跟张佳乐逛过昆明,七赛季跟张新杰逛过青岛,八赛季跟李轩逛过西安,九赛季跟杨聪逛过天津十赛季跟老叶逛过杭州十一赛季夏休跟美国赛季那个什么特,哦对罗伯特逛过西雅图十二赛季跟俄罗斯队长逛过莫斯科十三赛季去联盟总部开会跟荣耀欧洲区主席逛过瑞士。就是一直没时间逛北京,这不是有空了吗,再说你不是北京土著吗,不找你找谁?下一个下一个”
“他怎么就不找叶修?”
“得了吧王杰希,朋友妻不可欺你没听过吗,我好不容易有时间跟老叶聚在一块儿,我们文州那么体贴怎么可能会来打扰老叶,下一个下一个。”
“黄少天你怎么这么烦!”王杰希顿了一会儿开口之后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你就不能少说两句么,王杰希心里加了这么一段话。
旁边听相声一样听了半天的叶修早就笑的歪在椅子上不动了“好了好了少天说这么多好好休息一下,来来啦大眼,哥哥陪你聊天。”
“来大眼,先跟哥哥说说,你是怎么喜欢上文州的?”
怎么喜欢上的?王杰希自己都记不清了,也许是六赛季?也许是四赛季?甚至也许是二赛季初次见面?
第一次见面,一众激动的上蹿下跳的观众中,只有这么一个人淡定的看着比赛,随手在笔记本上写了几个字,王杰希不由自主就稍稍留意了一下,紧接着注意力又被比赛吸引了过去。直到比赛结束,王杰希再次把注意力转移过来,就看到一个嘴一直在动的黄头发小年轻搂着那个淡定的人往外走,一边走嘴上还一边巴拉巴拉。即便是没听到声音王杰希都替他觉得烦,奇怪的是被搂着的那位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不耐烦的表情,反倒是笑眯眯的接话。于是一向沉稳的王杰希突然就有了想认识这么一个人的冲动。
喻文州。真的是个好名字。
第二次留意到他,已经是两年后了,四赛季开赛的第一天,方士谦不可置信的跟他说蓝雨居然找了个手残当队长,魏琛方世镜神经了吗,队长居然不是黄少天?王杰希随手打开电视正好是蓝雨新人第一场发布会。喻文州坐在主席台最中间,面对对他的质疑、面对记者几乎脱口而出的嘲讽,依然是心平气和的回答每一个问题。王杰希印象最深的是喻文州最后一段话。
“虽然我担任蓝雨的队长,但是我认为魏琛前辈和方世镜前辈所给予我们的兼容并包的精神并没有任何改变。作为蓝雨的队长,我今天站在这里,可以很自信的告诉所有人,我认为蓝雨这只队伍在接下来的赛季中会取得出色的成绩,包括夺冠。”
即便是王杰希担任队长的时候,第一次发布会上也不敢说出“包括夺冠”这样强硬的字眼。但是喻文州,这个看上去相当温柔和善好说话的人就是如此,甚至说有些猖狂的说,我们会夺冠。
在那个叶秋韩文清如同两座大山压在新人面前的年代,喻文州第一个说出,我们会夺冠。
那一刻王杰希听到心底有什么东西,正在破土而出的声音。
“我说大眼,想个问题不至于想这么久吧?”叶修的声音突然打断王杰希的思路。
“怎么喜欢上喻文州?从第一眼看到他,我就觉得,就是这个人了。”最后王杰希只是简单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但是对面两个人脸色变了,从还有些嬉皮笑脸都变成严肃的样子。
“王杰希,你追文州,我不支持。”黄少天直接脱口而出这么一句话,
“你先听我说。你了解文州吗,我说的不是蓝雨的喻队也不是联盟的喻主席,我说的是文州。你了解喻文州背后的那个文州吗?他可能没你想的那么自信那么强大,他可能会耍小脾气,他甚至还有些幼稚有些无理取闹。这些你知道吗?”
“其他的先不说,如果你们真的在一块儿了,你就能确保真的给他幸福吗?你能接受他那个水瓶脑袋里面的奇怪想法吗?还有,作为联盟主席,你能习惯他可能一年到头永远在加班没有节假日记不得你的生日结婚几年日吗,甚至有可能你睡的迷迷糊糊他身上都是烟酒味道回来你能做到不怀疑吗?”
“咱们也打过这么多年交道了,说深入了解我不敢,但是最少你王杰希我还是大概知道一些的。你追求平稳,活得像个老干部一样,你希望生活是有条不紊按照你的节奏来。说明白点,你就是最典型的大男子主义。我没说错吧?这样的你和喻队喻主席能相处愉快但是和喻文州呢?”
“最后就是,文州可能有喜欢的人了呢?但即便没有他也不一定,甚至可以说不可能喜欢你。我跟喻文州认识接近十五年了,至少在这时五年里,我没有看出来他可能喜欢你的任何征兆。”
黄少天说完之后陷入很长时间的沉默,王杰希想了一会儿,几乎找不到能够反驳回去的任何借口。
“黄少这几年的心理学,看样子是学的不错。”最后他只能这么苦涩的回答。
“我接着少天的说吧”紧接着叶修开口。
“我到不反对你喜欢文州,而且我觉得文州可能对你也有好感,你们两个人要是真能在一块儿我到觉得挺好。”叶修第一句话倒是让王杰希松了口气。
“但是。”叶修接着猛的一转。
“喻文州现在是联盟主席,体育中心那边之前也透出话来了,这只是个锻炼,最终他们有意向让文州进入体育总局。你觉得,如果有一个同性的爱人,他们会愿意让文州进一步发展吗?甚至说联盟都不愿意让他呆。”
“我跟少天是出了柜结了婚,但是你跟文州能不能这样我还真不确定。少天现在学的是心理学,接下来还有到美国继续读书,叶氏在美国的运营现在是叶秋在负责,我打算到时候和叶秋换换,陪着少天过去美国。我们当时出柜的时候尽管舆论不认同不支持,但是这无所谓,叶氏是企业不是government,我想做什么,有意见你们有意见,但是你奈我何。但是你们两个不一样,你们是在体制内。虽然说我们现在已经很开放了,但是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你们在一块儿。老王你想过没有,到时候会面对什么样的暴风雨。”
“当然依你们俩之前的工资,就算是不上班都无所谓了。但是大眼儿啊,文州这些年为联盟做了多少所有人都在看着呢,当初所有人都反对文州,结果你看,联盟在文州手里发展的多好。可是一旦你们公布,所有人都会忘了文州的成绩,甚至会忘了蓝雨队长的成绩 ,他们只会把泼天的污水往你们两个身上泼,你愿意看着文州所有的成绩毁于他人之口吗。”
叶修说完之后猛的吸了根烟。
“我不是不相信你们,我是不愿意看到被恶意毁掉的你们。”
出人意料的是王杰希居然松了口气。
“这些我早就想过了,想的还多了很多。”
“我跟爸妈一早就交代过了,这辈子不可能有孩子了,两位老人家我就只能亏欠着了。”
“至于文州。”
“我们可以不对外公布。外人眼里我们就是一辈子的普通同事。”
“我们可以领养个孩子,如果他愿意的话这个孩子跟他姓,如果他不愿意的话,我求过文州妹妹文央了,如果我能跟他哥在一块儿,到时候她生下来的孩子,愿意给我们,姓喻。”
“当然,这些的前提都是喻文州愿意和我在一起。”
“如果他不愿意,我不会打扰他,表白之后如果文州不愿意,我已经计划好出国一段时间,到时候麻烦你们俩帮忙照顾着他。”
“我不觉得委屈,能跟文州在一起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我能得到的最大的幸福了,除此以外别无所求。”
…………
长久的沉默。
“既然都已经到这个份上了,我就不说什么了,喻主席,你怎么看。”叶修这一句话瞬间吓呆王杰希黄少天。
“淡定点,我一早就给文州打过去电话了,人从头到尾听着呢,老王别怂,继续。”
现在杀死叶修然后自杀可能吗?王杰希绝望的想。
“稍等一下,我正好跟你们同一个酒店,我现在下去。”
好的最终审判来了,王杰希咽了口唾沫,坐直了身体,从喻文州口气里他听不出任何情感变化。
“老王那一会儿看着挺正经的,血压怕是要飙到一百八。”后来叶修这么跟黄少天吐槽。
我可去你大爷的叶修,分明是两百八。王杰希这么怼到。
不过眼前他没闲情去量血压了,喻文州已经到了。
“我做梦都不敢想杰希居然也喜欢我。”卧槽喻文州你说什么???
“给他炖汤是不舍得看他累,巧克力别人的都是买的杰希的是我亲自做的。让他陪我参观北京也是想跟他多待一会儿。”卧槽喻文州,你真的是喻文州吗?你是喝多了吗?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其实也想过和杰希生活在一起会是怎么样的。不过我觉得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能过的很好,因为他是王杰希啊。我觉得王杰希对他爱人一定是最温柔的,他能包容爱人一切缺点,而他的爱人也愿意为他改变。”
“当然,前提是杰希愿意喜欢我。”
王杰希已经死机了,他只听到自己的电源板和cpu烧坏之后的火花声。
“国际联盟已经给我发出邀请了,我考虑很久之后准备答应了,我打算忙完这一段就去告白。到时候如果失败了,我打算直接出国。但是万一有机会成功的话。”
“前途名誉固然重要,但喻文州绝不会因为这些东西伤害心爱的人。如果能够跟杰希在一起,我一定会告诉全世界。”
“因为喻文州有了全世界最好的爱人,他对此深感自豪而且愿意告诉所有人他自豪。喻文州绝不愿意他的爱人因为他受到一丢丢委屈或者责难。”
“父母那边我也谈好了,尽管不孝,可喻文州绝不会有孩子。”
叶修:???????
黄少天:??????
这世界上最大的不可思议的惊喜,就是当你为了你所爱的人愿意做出改变和牺牲的时候,你的爱人告诉你他爱你而且为了你他愿意做出任牺牲。
“你们俩,活该就是一对,走了走了剑圣大大,平白无故浪费咱们俩一晚上时间,下回我带上你去他们俩办公室,也这么消磨他们一整天。”叶修翻着白眼拉着黄少天往外走。
你问我黄少天?哦他还在死机状态。
“谢了叶神。”喻文州笑着挥手赶人,接下来的一些事情,他可不愿意有其他人看到。
“客气啥,宁拆一座蓝雨庙,不会一桩婚。你这个当住持的应该比我更理解这句话。”叶修一边说话一边带着剑圣关门离开。
“所以说现在就剩下我们了,杰希大大不想说点什么吗。”喻文州带着比平时更加愉悦的笑意靠近王杰希。
…………
“呀,还是说打算做些什么,比如这样或者那样,我没有意见啊,工具都准备好了。”
…………
“难道杰希大大是性冷淡?哎呀这可怎么办啊?不过没关系杰希大大我不嫌弃你的,大不了以后我主动?”
…………
“哎呀你新男朋友站在你面前百般诱惑你你好歹说点什么呀。”
…………
“算了王杰希我回去加班了你自己在这儿慢慢发呆吧。”
…………
喻文州鼓了鼓腮帮子打算走人,留这个笨蛋慢慢发呆,反正人已经是自己的了。结果刚走到门口就被大力拽了回去。
“喻文州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喜欢你了?”王杰希挑着眉毛逼问,一只手把人箍进自己怀里,一只手摸着喻文州的脸。
…………
“说话啊,刚刚不还耍流氓耍的挺开心的?作案工具放哪儿了?”
…………
长久的沉默过后喻文州直接抬头堵上了王杰希的嘴,免得这老流氓再说出来什么话。
没关系,王杰希想,以后他还有大把时间套出来这个人到底什么时候喜欢上自己的,以及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喜欢他。
后记:
在一起若干年后,某次床上运动结束后,喻总一不小心透漏出来,当年他也不知道王杰希真喜欢他,叶修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他一边开会一边用蓝牙耳机听,差点忘了会应该怎么开。后来听到王杰希说喜欢他,匆匆忙忙把行程安排给副主席,灌了半瓶红酒就壮着胆子下来告白了。
王杰希:感谢红酒。

评论

热度(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