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male°我待你君临天下。

【全职高手】神经迟钝症状(喻叶)

若草:

*欧美soulmate-color crash设定


*有关于喻队眼睛颜色的私设


*OOC有,慎入




叶修推开门走进会议室的那一瞬间,喻文州卒不及防被丰富多彩的颜色糊了一脸。


头发的墨黑,肌肤的白皙,嘴唇的润红,眼眸里黑得发亮的光芒,指间香烟的一缕淡灰,身上国家队服对比鲜明的红和白,胸前号码“1”的金色和窗外的阳光一样灿烂……


那一瞬间,世界上所有的声音、味道、形体,战术和对未来的计划,以及一切和叶修无关的思绪和感觉,都在喻文州脑海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剩下颜色。扑天盖地的颜色,还有叶修。




Soulmate。源自于西方的说法,直译为灵魂伴侣,是组成这个世界运行规则最重要的部分,也是最无解的部分。


每个人自出生下来,都是看不见颜色的,如同黑白电影那样,仅能看到由深浅不同的黑白灰所构成的世界。只有当人们第一次遇见自己的灵魂伴侣时,人们才能看到色彩。初次见到色彩时所感受到的冲击,被形象地称为“色击”(color-crash)。


而喻文州,蓝雨战队的队长,出道六年,认识叶修七年,却在国家队重逢叶修的这一刻,感受到了人生中第一次、也应该是唯一一次的,色击。




“哟,文州,你还没走啊?”叶修和苏沐橙走出会议室,却看见早已拷贝了资料离开会议室的喻文州居然没有走远,而是靠着墙站着,一副正在等人的模样。


“有事找我商量?”叶修问。他是国家队领队,而喻文州是国家队队长,说叶修是喻文州顶头上司也不为过,喻文州刚顾着吐槽他没回过味来,这会儿冷静了想找他协商一下工作也不是没可能的。


可他不知,喻文州这会儿一脸若有所思的神色不是因为工作,而是被自己的神经反射弧之长给惊到了。


这得多钝感才能把一场本该在七年前就发生的色击硬生生拖到现在啊!!


表面上不动声色地微笑着,然而喻文州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此时时间已经不早,所以两人移步到了附近的一间饭馆里继续交谈,充分发挥了中国特色——不管最后事情谈得怎样,总之先搓一顿再说。


顺带一提,苏沐橙不知是看他们准备商谈公事不便打扰,还是get到了什么神奇的气场,总之她笑眯眯地表示自己跟楚云秀约好了一块吃午饭,然后便长发飘飘地离开了,临走前还留下了一句意味不明的“你们加油”。


叶修估摸着具体的国际比赛行程还没出来,他给喻文州的资料后者也没来得及看,这会儿能谈的话题只有集训,便跟喻文州随意聊了起来。他今早才把各国对手的资料收集好从家里赶过来,对于集训期间选手的吃食住行如何解决是半点不知,还是喻文州把他们住的旅馆以及房间分配告诉叶修。


“不过,集训的地点和时间安排联盟还没告诉我们,估计是想我们自行讨论过后再做决定。”


“恩,竞技局那边是这么个意思,毕竟就算联盟高层也没有我们这些选手专业,而各家俱乐部平时的作息安排虽然差不多,但还是有不同的。他们主要是想让我跟你收集一下民意,再讨论过后给个方案。”叶修说着拿起茶杯一口喝到见底,他很久没一口气说这么多话,很容易就觉得喉咙发干。


“对了。”喻文州给叶修的杯子满上茶,状似不经意地问,“说起来之前听别人说过,前辈是能看见颜色的,对吗?”


 “嗯,是啊,怎么了?”


叶修答得轻描淡写。


——是谁让你经历“色击”的?


喻文州很想这么问,但却忍住了。他曾以为叶修的灵魂伴侣不是他,因为在他们认识的七年间他都没有经历色击,而联盟一直流有传言“叶秋”可以看到颜色。如果是一对灵魂伴侣的话,遭遇色击的时机应该是相同的。


正因如此,喻文州才抑制住了内心的情感,一直与叶修维持着朋友关系。


不选择灵魂伴侣的结合,从来都没有好结果。古今中外,未有例外。喻文州可以不管自己,但他不能不顾叶修。虽然叶修七年来一直单身,也没表现出对谁抱有不纯洁的心思,但他们不是灵魂伴侣,就没有任何可能。


直到一个小时前,喻文州才改变了想法。


既然叶修能让他看见颜色,那么,说不定,当初让叶修遭遇色击的……是自己?


喻文州不确定,色击延后的案例世界上不是没有,但极其罕见,而且一般都只是延后几个小时到几天,如喻文州这样神经反应慢了七年的先例真没有。如果喻文州日后出了自传把这事披露出来,少不得能破个吉尼斯世界记录。


总之,如果当初让叶修产生色击的是他,那他们就是一对注定的灵魂伴侣,没有什么苦难或挫折可以把他们分开。如果不是……喻文州不知道自己能怎么办。


尤其在他已经认定了叶修,而叶修也让他产生了色击的情况下。


心底的问题在舌尖上转了几转,还是没能成功问出,喻文州转而挑起了另一个话题,“刚才稍微看了一下前辈准备的资料,外国队伍里能看到颜色的人很多啊,但我们队伍里除了前辈、王杰希和唐昊,其他人都还没发生色击。前辈觉得这会有影响吗?”


“嗯,是有点少。”叶修点点头,毕竟国外不少队伍里过半的人能看见颜色,而他们队里才三个——一个还不能随心所欲地上场,就算仅仅考虑三十岁前遭遇色击的几率,十四个人里才三个也是少了点。


不过叶修倒不怎么担心,“其实能否看到颜色并不重要,毕竟荣耀并不是一款特别注重色彩特效的游戏,我能看到颜色对于打赢比赛其实没啥帮助,还老被人吐槽君莫笑的配色简直糟糕得像我还没遭遇色击一样。”


喻文州忍不住笑了两声,虽然他还没看过,但君莫笑的配色已经是职业选手群里一个公开的吐槽话题,就算大部分职业选手都还没发生色击,get不到槽点,但这不妨碍他们抓住每一个机会嘲讽叶修——不过几乎都没什么效果就是了。


“前辈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喻文州抿了一口茶,籍以平静内心,“还挺好奇前辈眼中的世界是怎么样的。”


“喔,文州还没遇到自己的另一半哈。”叶修笑了笑,一手托着脸侧头看着喻文州,眼睛里带着温柔的笑意,“……说到这个,其实有件事我早就想告诉你了。”


“什么?”喻文州一僵,如果是他内心所想的……


“你的眼睛,是褐色的。”


“……不是黑色吗?”虽然话题不是喻文州想象的那个,但依然让他感到好奇,看不见颜色的他从小只从书上学到中国人都是黑眼睛黄皮肤的。而就他现在看来,叶修的眼睛确实是沉郁的黑色。


“这是个普遍的误区,纯黑色眼睛其实是很少的,亚洲人大多都是褐色和棕色眼睛,不过颜色太深所以看起来近似黑色罢了。”叶修显然做过一番功课,给喻文州科普道,“不过你的眼睛颜色比较浅,所以褐色挺明显的,看起来很亮,像琥珀一样。”


“原来如此。”


喻文州没什么话好回应,一来他现在无法验证,二来叶修边说边凑到他面前直直盯着他的动作让他实在有些心猿意马……




直到一顿饭吃完,喻文州都没问出叶修的灵魂伴侣是谁,在回旅馆的路上他不止一次唾弃自己的怯懦。叶修看起来心情倒挺好,眯着眼边走边低低地哼着歌,过马路还差点冲红灯被喻文州拽住了一次。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喻文州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走到浴室镜子前盯着自己的眼睛看,细看之下他发现自己的眼睛确实和叶修的不一样,不比叶修那种沉得发亮的黑,他的眼睛果然颜色较浅,而且带点暖黄灯光那样温和的颜色,看来就是叶修口中“像琥珀一样”的褐色。


叶修观察了他多久才发现他的眼睛是琥珀的颜色呢?是偶然一瞥还是积久成深的注视?他注视自己的时间,有自己注视他那么多吗?




给予叶修颜色的那个人,到底会是他吗?




怀着这样无处言说的想法,喻文州的国家队集训生活开始了。


拥有颜色之后的生活就像到了另一个世界,喻文州早在各种书籍上阅读过诗人对色彩的赞颂,也早就记住了日常生活中的什么东西该是什么颜色,但他从未如此真切地体会过。他就像初生的婴儿一样,怀着新奇激动的心情,贪婪地环视着这个世界——蓝色是天空的广袤,绿色是草叶的生机,红色是玫瑰如血一般的浓烈,金色是《荣耀》标志所代表的胜利,而黑色……是叶修的眼睛。


如黑曜石一般沉郁的黑色,在面对键盘和屏幕时会绽放出令人移不开目光的光芒。


叶修给了他一个全新的世界。


而喻文州在这个世界里依然注视着叶修,他能获得的信息量比只有黑白灰三色的世界多多了,比如因为长期不见光的生活比常人更白的肌肤,早上起床时因为没睡够而泛红的脸颊,手腕内侧隐约的淡青血管让人很想握上去轻轻摩擦那片肌肤,队服T恤大了一码导致弯腰给喻文州指导时后者能清楚看到深色的乳尖……


啊,美好的新世界。


喻文州悄悄给自己买了套彩色铅笔,从此笔记本里的叶修都步入彩色时代;不仅如此,各种微妙梦境里的叶修也活色生香了许多。


总之,在新的世界里,喻文州依然深爱着叶修。




在喻文州内心,有这么一个根深蒂固的公式:叶修能看到颜色=叶修有灵魂伴侣=谁让叶修遭遇色击,谁就是叶修的灵魂伴侣=如果他是叶修的灵魂伴侣,他应该能看到颜色=他无法看见颜色,所以他不是叶修的灵魂伴侣=他无法和叶修在一起,这经过了好几层转折的论证一直是喻文州“最不甘心的事排行榜”上的首项,甚至压过了排行第二的“手速慢”;而直到最近这个论证公式才开始出现变化,但也只是从完全否定的“他无法和叶修在一起”变成了疑似的“他可能是叶修的灵魂伴侣”。


喻文州第一次发现自己这么懦弱,他花了一个星期也没有积攒到足够的勇气向叶修确认……或是告白,因为答案非接受即拒绝,不可能有“试一试”之类的选项。


这与感情无关。如果他不是叶修注定的那个人,那么他绝不会允许自己成为叶修与灵魂伴侣结合的障碍。


他比谁都希望叶修幸福。


但喻文州没想到,没等他鼓足勇气去找叶修,叶修倒先找上了他——或者说,叶修终于没耐心等他先开口了。


“我说文州啊,你没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吗?”


叶修是在国家队集训开始一个星期的集体会议结束后叫住喻文州的,恰好就是当初叶修作为领队首次出现的那间会议室。喻文州看着笑得带点玩味和无奈的叶修,心里升起一种被完全看透的不安定感。


“……前辈是指?”


“还跟我装啊,文州你小小年纪,心还挺脏啊。”叶修面不改色地吐槽道,“什么时候能看到颜色的,早点招了吧。”


喻文州神色不变,“前辈认为我发生色击了?”


“不是‘认为’,而是事实如此。从你特意找我吃饭但却一直在聊色击的话题的时候,我就开始怀疑了。”叶修从烟盒里抽出一根,也没点上,叼在嘴里,“不过完全确定是在吃完饭后,过马路时我故意装作要闯红灯的样子,你却一下子拽住了我——如果你看不见颜色,你是怎么确认那时是红灯的?”


“红绿灯上会有字……”喻文州辩解的声音低了下去,从古至今,为了方便未找到灵魂伴侣的人,人类社会的公共标志一般都会伴有文字解释。以红绿灯为例,红灯旁边会有一个停字和红灯同时亮起,绿灯亦然。但这种人性化的红绿灯是近十年才普及起来,一些比较老旧的人行道红绿灯就没有采用这种设计……喻文州自己也不确定,那天他瞥见的那盏红绿灯,有没有安装字灯。


“那个红绿灯上没有字。”叶修看着他,悠悠给出了答案。


原来如此。喻文州苦笑,这真是完全无法否认的情况。


“就是前辈想的那样,我遭遇色击了,就在一个星期前,在这个地方,前辈出现的那一刻。”


叶修瞪大了眼睛,毫不掩饰的惊异——他难道没有意识过这个可能吗,喻文州想道。


“让我发生色击的人是你,叶修。”




叶修似乎仍然在状况外,眼睛睁得大大的,叼着的烟掉到了地上而不自知,这种反应倒让一直擅长待人接物的喻文州不知该说什么。他知道自己在等待一个判决,一个前往happy end或bad end而没有折中选项的判决……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叶修只愣了两三秒,又或者过了两三分钟,总之他终于有了别的动作——叶修别过脸,深呼吸了一次,低头将两只手捂在自己脸上狠狠揉搓了几下,又停顿了几秒,然后才再次抬头看向喻文州——这时喻文州才发现,叶修脸全红了,手指轻颤,眼睛也亮的惊人,就像他看到的是和荣耀同样、甚至比荣耀还要令他爱惜的东西——而喻文州在哪双深黑透亮的眼睛里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我以为没可能了。”叶修直勾勾地看着他,声音听起来有股奇异的腔调,像是过于激动和得偿所愿的混合,“我以为你没可能属于我了。”


喻文州突然明白了,正如他脑中最完美的那个想象,他正是让叶修遇到色击的那个人,叶修也同样爱着他。


狂喜和爱意在心中无法抑制地蔓延,喻文州不再压抑自己的冲动,一步跨上前紧紧抱住了叶修。


千言万语只能化成一句话。


“对不起,叶修,我太迟钝了。”




叶修永远无法忘记,第一次看见蓝雨队伍里,那个站在所有人之后,低下头静静地翻阅笔记本的少年的情景。


除了视觉以外的所有感官一瞬间全部消失了,颜色独立于景色,如同融化的巧克力一般扑天盖地向他袭来,暖黄绛红青金淡蓝浅褐……数不尽的颜色让叶修感觉像是置身于色彩风暴之中。


而那个少年站在所有颜色的中央,眼睛里的颜色又浅又暖,居然不是叶修一直以为也看惯了的黑色。


他无法说出那是什么颜色,只知道好看得让他竟有些不敢接近。


世界从此焕然一新。




“文州,不是我说你,我一直以为你只有手速慢,万万没想到你的脑神经反应居然也这么慢,而且比你的手速还丧心病狂……”


“……叶修,我只有一个问题。”


“不约,喻队长我们不约。”


“那盏红绿灯上真的没有字吗?”


“哦,假的,当然有。没有字难道是等着那些还没遭遇色击的小孩真的闯红灯吗。”


“……”




【END】



评论

热度(2802)